Anaa

ow/麦天使:昏

冷冰冰的罗曼蒂克故事
时间线位于源氏改造后

1

我们在黄昏时分相见。

2

杰西·麦克雷转了转手中的左轮手枪,隐藏在帽檐阴影下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远处的那个人。
他倚靠着巷口的墙壁,墙上的青苔潮湿的感觉透过衣物传到皮肤上,一股令人不适的粘腻感。
麦克雷突然很想抽支烟。
他将维和者收入枪套中,从外套的暗兜里摸出了一根被压得皱巴巴的香烟,然后叼在嘴里。
还未等他点燃烟,一直站在远处的那个人突然看向了他这边。
此时是黄昏时分,日本传说中的“逢魔时刻”。
不仅只有魑魅魍魉蠢蠢欲动,人类也会怀有贪婪之心。
麦克雷压低了帽檐,假装一直在抽烟。
余霞成绮,落晖从遥不可及的高空坠落,一泻而下,将每一寸可及之处染上了灿烂的色彩。
——包括人的发丝。
她的金发仿佛融入了万道霞光之中,泛着动人的闪亮光泽。
麦克雷微微侧过身去,点燃了咬在嘴中的那支烟。
他深吸了一口,熟悉的烟草味让他的大脑稍微变得冷静了些许。
——其实他本该在半小时前就离开这里的。
暗影守望不适合留在任务地点,他们是不应为人所知的阴暗面,暴露在阳光下便是失职。
但麦克雷却忍不住背叛了职业原则。
守望先锋是个庞大的组织,每天都有不同的特工进行着不同的任务。
这是三个月来第一次,他接到了和她同样的任务。
他那双藏在阴影中的眼睛盯着铺着鹅卵石的地面,只敢用眼角的余光瞟向那边。
但愿她能站在那儿站久一些。麦克雷想。有至少两个月没有见到她了。
他听说她接手了一个濒死的病患,他们要求她把他改造成半机械人。
尽管他知道这不关他的事、也轮不到他来关心。可麦克雷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心底升起的一丝酸意。
也许他可以在下次任务中故意受点重伤。
一阵冷风倏地刮了过来,顺着每一处空隙滑进衣物之中,紧紧地贴着皮肤,带着不可忽视的寒意。
麦克雷轻轻地倒吸了一口气,肌肉因寒冷而绷紧起来。
但下一秒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鞋跟落地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麦克雷抬起了眼睛,如光的金发映入眼帘。
“我原本以为你的烟瘾没有那么大,麦克雷。”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一听便知她的疲惫。但在麦克雷的耳中却宛如天籁。
他在心里清了清嗓子,然后故作散漫地轻笑了起来,懒洋洋地开口道:“你为什么不也来试试呢,医生?”
她的面容进入了麦克雷的视野之中。
金发较上次见面长长了一寸左右,眼底的黛色愈发浓重,衬得脸色更加苍白。
麦克雷的心跳陡然停下了一拍。
这大概就是为救回那个日本人而付出的代价。
“如果这能消除疲劳的话,我不介意来上一次——”她开玩笑道,但神色恹恹,“但还是算了。”
麦克雷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她摇头,原本明亮的蓝眼睛如今显得有些灰暗:“工作是最重要的。”
话音未落,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一边捂着嘴,一边向麦克雷打了个“抱歉”的手势。她转身离开了他的面前,向医疗部门专用的那台直升机走去。
麦克雷掐灭了烟,咬紧了牙关。
她的背影逆着光,显得更加瘦削脆弱,仿佛下一秒就会消散一般。
他想要大声呼喊出她的名字,让她转过身来多看他一眼。
但最终麦克雷还是克制住了这种欲望。
他按了按维和者的枪柄,沉默着,在原地站了片刻。
然后迈步走向暗影守望的那台直升机,方向与她正好相反。


3

安吉拉·齐格勒的手指从一排手术刀上划过,金属表面的冰冷温度残留在指腹之上,从神经末梢传递到了大脑。
这某种程度上削减了她的疲惫。
她真的非常想要好好睡上一觉。
繁杂的思绪混乱不堪,充斥了她的整个脑海。
安吉拉本不愿接手那个名为“岛田源氏”的青年,但在杰克·莫里森的坚决要求下她还是妥协了。
这两个月她一直在忙碌。
想到直到上周才见到的棕发男人,安吉拉的心脏柔软了下来。
他就像烟草,依赖过多会成瘾。
她有时候会对这样的生活产生厌烦,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和因为缺少睡眠而心率不齐的心脏都让她想要逃离。
说不清那是种怎么样的感觉。
安吉拉想要走得更近一些,却总会被理智控制在一步之遥。只需要隐约感觉到对方的气息,满足感就会从心底里升起。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到办公桌后的椅子旁,坐下闭起眼小憩片刻。
五小时前摄入的咖啡因还在产生着作用,让她的大脑仍处于兴奋的状态。
作为医生,安吉拉·齐格勒总是在教育别人要有健康的生活方式,但她自己却始终过着最糟糕的生活。
一想到那个刚刚苏醒的失去理智的日本青年,她就忍不住蹙起了眉。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只有她的呼吸声伴随着一阵短暂的耳鸣。
安吉拉有些不适地轻咳了一会儿,双眼微睁,在模糊的视野之中找到了放置在桌上的紧急联络装置。
下一秒,它响了起来。
完全是条件反射般的,安吉拉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粗暴地一把抓起搭在椅背上的白大褂,一边快步流星地走出了办公室,一边戴上了挂在领口处的眼镜。
“——怎么了?”
医疗部门待命的医生与护士全都走出了办公室,安吉拉扭头询问走在自己身边的护士长,声音干脆利落,丝毫没有疲惫的影子。
护士长向她递去一个电子医疗面板,神情严肃:“有三个暗影守望的士兵受伤了——其中一人的腹部被刺穿。”
安吉拉抬了抬眼镜,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是谁?”
“杰西·麦克雷。”
安吉拉的太阳穴骤痛了一下。
落日的余晖透过透明的玻璃毫无遗漏地流了一地,将她的视野染成了有些眩目的红色,像猩红的血液。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恢复了镇定。
“看来需要我们大显身手了。”
安吉拉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声音沙哑,冷得有些失常。
护士长没有看出她的异常,仍旧像往日一般冷静地为她描述起伤者的情况。
电子医疗面板的全息投影非常精准地还原出了杰西·麦克雷的伤口类型和具体情况——那是在正面任务之前的清理行动,他们与一群智械恐怖分子正面相遇,麦克雷似乎成了那个最倒霉的人,一根钢筋戳入了他的腹部。
他是暗影守望最精英的成员,这种类型的伤害本可以避免的。
安吉拉的脑中莫名闪现出了一个模糊的猜想,但她不敢确定。
他应该不是个疯子。她咬住了下唇。
步入手术室的准备区,安吉拉戴上了手套和口罩。一想到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杰西·麦克雷,她便有些如鲠在喉。
“……”
被蒙在口罩下的嘴唇无声地动了动,安吉拉轻呼出一口气,抑制住那不断加速的心跳,敛下所有多余的情绪走进了手术室。
一如从前的每一台手术。


4

他从无尽的黑暗中苏醒。
来自腹部的剧烈疼痛首先袭击了他的大脑。
——假如疼痛指数从1到10,这至少也有7了。
麦克雷苦中作乐般地想到,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额头因痛感而冷汗密布,全身的肌肉也都紧绷着。他躺在病床上,穿着病患服,上衣没有扣子,病房里人造的宜人温度让他的胸膛可以毫无顾忌地裸露在空气中。
接着,他注意到了一直静静地站在窗边、背对着他的那个女人。
她穿着崭新的白大褂——应该是重新拿的,金发被随意地扎成了马尾,有不少细碎的发丝散落在她的肩部。
麦克雷着魔般地紧紧盯着她的背影,过了片刻才颇为故意地发出了动静:“咳……”
她缓缓地扭过头来,面容稍显憔悴。
他这才发现她的手指间夹着一支未点燃的香烟,那上面似乎还有些干涸的血迹——好像是从他的内兜里找出来的。
安吉拉·齐格勒没有说话,只是垂着眼,看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睡着。
麦克雷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始终无法发出一言。
他讷讷地看着她那张美丽而疲惫不堪的面容,此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的负罪感陡然涌上了心头。
“——感觉如何?”
是安吉拉先开口了。
她的口吻冷静,没有任何情绪,一如她对待其他病人。
麦克雷犹如电击般地颤了颤,双眼直直地望着她,只觉得口中一片苦涩。
但他最后还是干巴巴地回答道:“……还不错。”
“那就好。”安吉拉简单地说。
她将夹着的香烟投入病床边上的垃圾桶里,脸颊微侧,因此而绷直的脖颈线条看起来像一只濒死的天鹅。
接着,她俯下了身子,柔软而又冰冷的手抚上了麦克雷的脸庞,手指内侧略显粗糙的老茧贴着他的皮肤,引发一阵阵难以言述的感觉。
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麦克雷可以清晰无比地感受到安吉拉的吐息与她身上萦绕的若有若无的香气。
“你疯了吗?”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呢喃道,但与这个稍显暧昧的动作恰恰相反的是,她的声音里毫无感情。
“……不。”麦克雷的大脑突然一阵眩晕,他无比艰难地从唇齿间挤出一个单词。
安吉拉的手蒙住了他的双眼:“你一定是疯了,万一你死了呢?”
“……我相信你会救我的,医生。”麦克雷深吸了一口气。
安吉拉沉默了片刻,直起了身子。
她再一次站在了逆着光的方向,脸上的神情因此而看不真切,麦克雷无法抓住她此刻准确的情绪。
“……我搞不清你这样做的意图。”安吉拉顿了顿,霎时间,浓重的疲倦席卷了她的身心,“我很累,杰西,非常、非常的累。”
麦克雷的心跳漏了一拍,他想要抬起手去拉住她,但腹部一直传来的疼痛却阻止了他。
“我——”他咬住了舌尖,骤痛让他的眼中多出了一丝水光,“安吉拉,我很抱歉——我当时失去了理智,我以为这样会让你——”
安吉拉·齐格勒叹了一口气:“让我?”
麦克雷迟疑了一下,但旋即又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目光如炬地看着她。
“让你多看我一眼啊。”
他无奈地笑了起来。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