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师弟 01(未完)

试验田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
我想写少年道长 也想写红衣剑客 于是就写了个叛逃后红衣剑客的少年道长和他美丽的师姐
有点武侠感

——————————————————————

是夜,大雪纷飞。
道观中一片寂静,偶尔有鸟鸣响起,雪片落地之声微不可闻。突然,有山下打更的锣声传了过来,但又很快化为乌有,消散在风中。
此时是寅时,夜深人静,即便是山鹿也都歇下了,盘睡在洞穴之中。
但一个身影却出现在了月光下白茫茫的雪地上。
只见一个少年踏雪而来,他身着道袍,头戴玉冠,手扶在剑柄上,动作从容而迅疾。趁着皎月,可以看清少年的面孔:那是一副清隽到极点的面容,亦是一副冰冷到极点的面容。见到他时本应先注意他的容貌,但那双似烈焰又似寒冰的星眸却如黑洞一般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他名太一,是玄越真人座下的四弟子。
他无声无息地快步疾行着,眼中有狂意正在肆意滋长。但下一秒、他的手抓紧了剑柄。
只闻一声冷脆的剑鸣,太一抽出了剑,剑尖指向了正前方。
从白墙青瓦的阴影中,有一个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人撑着一把纸伞,身披鹤氅,一头青丝被绸带松松束住。
太一看清了来者的脸,瞳孔不禁微微一缩,旋即放下剑来。
“是你。”他沉声道,声音冷冽如冰泉。
来者抬高了纸伞,月光再无伞檐遮挡,如流水般照亮了她的脸。
若是雪与月能化而为人,想必定是这副模样:皎然似飞仙,灼然若神女。一双点漆眸子中仿若盈满月华,但却又无月华。那状如花瓣的丹唇微抿,凛然至极。
“太一,你欲往何处?”来者出声问道。
太一冷冷道:“京城。”
来者道:“此时是深夜,行山已封,你如何下山?”
“我自有办法,请清衍师姐让开。”
清衍蹙眉,目光转向太一的剑上。
“泰阿剑……”她叹道,“玄智师叔定要怒发冲冠了。”
太一道:“既然无人敢取,我便取了去让它物尽其用,岂不是更好么?”
清衍沉吟不语,在太一炯炯的目光下寂然不动。望她的神情,她似乎在做什么决定。
太一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
片刻后,她开口了:“你可知私自下山不归,罪同叛逃?”
“纵是叛逃,我又有何惧?”
清衍再次叹息,望着太一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奈。
“我知道你此次前去京城是为了报仇。”她顿了顿,“你不屑人情世故,下山之后必生诸多事端。”
听她此言,少年两道剑眉高高扬起,他冷冷地嗤笑了一声,不可置否。
清衍见他没有出声反驳,便继续说道:“我与你一道去京城。”
话音未落,太一的眸子里就突然爆发出了惊讶的光芒。他怔怔地望着眼前眉目如画的少女,似是没有听懂她的话语。
“……师姐不可。”
沉默了几许,太一摇了摇头。
“你可知私自下山不归,罪同叛逃?”他轻声重复了一遍清衍的话,眸中永不熄灭的寒火愈烧愈烈,“此是太一家事,师姐不必插手。”
清衍道:“你可知你要杀何人?你若单枪匹马前往,定是死路一条。你家一事并非那么简单,暗中牵扯到的人更是数不尽数。我与你一同前往,亦是师父授意。太一,不要犯倔!”
太一的面容上闪过了一丝愕然。
他的眼睛微微睁大,试图在清衍的神情里找出一丝谎言的破绽,但却一无所获。
“要么与我同行,要么便死在此地。太一,选吧。”
皎然若神人的少女手中所持的伞坠落在雪地上,发出一声轻响,惊飞了栖在枯梅枝梢的小雀。
又是一声冷脆的出鞘声,但此次师姐与师弟的角色却悄然转换。
一把通体乌黑的长剑直直地指向了太一,锋利无比的剑刃在明净的月光下闪烁着冰冷彻骨的寒光。
——是一无剑。果不其然,玄越真人最终仍是选择了清衍来做掌剑人。
“……”
太一皱起眉,仔细审视着清衍肃然的眉眼,再三确认着她的真实意图。但清衍却不为所动,依然冷冷地将剑尖对准了他的胸膛。
见她如此认真,少年便知她定是要与他打上一场的了。他倏然笑了起来,全身上下的气势也随之变得疏朗开阔不少,亦生出飘渺之感。
他抬手一挥泰阿,看向清衍的双眼越发明亮。
“那就烦请师姐赐教了!”
太一朗声说道,持剑冲向了他的师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