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瞎写

gency:闪回

一小口玻璃渣 渣里有点糖
原梗来自n52蝙蝠侠的r之镇魂曲里老爷用来模拟达米安之死的场景的仪器
尝试用了新的风格

# 闪回

“这是第几次了?”
“118次。”
“你没有叫他停下吗?”
“他执意如此。”

半机械人静静地躺在金属椅上,一个眼镜式的半透明材质的环蒙住了他的双眼。他的周围放着几块电子屏幕,最大的那一块发着光,在昏暗的室内显得格外突兀。
安娜·艾玛莉注意到他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了拳,血肉之躯残留的左手手背青筋暴起,无声无息却又清晰无比地昭示了他的愤怒。
那块屏幕上的画面是第一视角的。
她捕捉到了站在远处的那个金发的身影。
有泪水不受控制地从她的眼角消失。

“——你知道战地医生有多危险吗?”
抬起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竜一文字仔细检阅的岛田源氏微眯着眼,在利刃的寒光中看向了正在处理手指上的划伤的安吉拉·齐格勒。
她头也不抬地回答了他:“我已经干这个干了很多年了,源氏。”
源氏轻哼,“假如没有我在,你今天早上就死了。”
安吉拉似乎瞟了他一眼,一抹蓝色在他的视野中一晃而过。
“所以我很感谢你。”她的声音中终于有了些许近似愉快的情绪,“接下来也要麻烦你了。”
轻轻的衣物摩擦声响起又落下,碰撞声。
源氏站了起来,安吉拉提着医疗箱,逆着光的眉眼朦胧不清,只能读出耶稣受难像般复杂的神情。
他描述不出来,只觉得有些感慨。
安吉拉吐出一口浊气,“我们走吧。”
接着就是一路无言。
岛田源氏握着刀全神投入地警惕着周围的风吹草动。这个任务对于他的定位就是“安吉拉·齐格勒的守卫”,他需要保护她。
而她要上战场。
她这次重返战场是为了寻找是否有遗漏的伤员。实际上她根本不需要再来涉险,战争本来就是不断地死人,多死几个、少死几个对于大局来说毫无影响。
源氏知道安吉拉·齐格勒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从她那颗在他看来全然多余的怜悯心出发的。
医生停下了脚步,她半跪了下来,因为检测生命体征的仪器提示她这里有活人。血污沾染到她的膝盖处,被纳米材质手套覆盖的手指解开了躺倒在她面前的士兵的头盔,然后附着在他的颈动脉上。
“活着。”她对着他们身后抬担架的医疗人员说。
他看见她笑了。
那种救世主似的,圣洁纯粹的笑容。
源氏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好挪开了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被炮火轰开的草地裸露出了潮湿的泥土,与硝烟与鲜血混在一起,呈现出一种浑浊衰败的颜色,像死神的痕迹。有风,带来了远方死亡的腥味与哀嚎。
他处于警戒状态中,隐约能听见呼啸声。
而半跪在这肮脏的土地上的医生则利落简单地处理了那个士兵的伤口。他躺在担架上,半昏迷,手臂上刚刚上好的纱布有血渗出,伤势不轻。
源氏低下头看向收拾好急救箱的安吉拉,问:“继续吗?”
她看了他一眼,“继续。”
于是,在风中、在血腥味中、在沉默中,他们继续向前。
每次他们两人搭档时,任务途中他们都很少有对话。
安吉拉·齐格勒是个习惯专注的人,而他也并不易于分心。曾经医生总是专注于控制他不要失控,而现在她专注于救人。
岛田源氏觉得这样很好。
但还是有微妙的失落感产生。
大概走了三四分钟,医生的仪器再度响了起来。她丝毫不介意附着在这片泥土之上的污浊,径直跪了下去,伸出手将压倒在一位士兵身上的智械推了开来。
这名士兵的生命体征比上一个还要微弱,他的气若游丝,眼睛微睁,满是尘土血污的脸庞看不清表情,与尸体并无太大差别。
安吉拉皱起了眉,拿出一把剪刀剪开了他左臂烧焦了的袖子,然后在一位护士的帮助下为他注射了一针源氏不认识的药剂。
“太严重了。”她一边为他包扎,一边匆匆对其他人说道,“必须马上回营抢救。”
就在此时,安装在源氏机械手臂上的通讯系统突然发出了警报。红色的光刺眼无比,象征着危险与警告。
他下意识地一把拽住了安吉拉的上臂,将她生生拉了起来、拉到自己的身后去。
“有敌袭。”言简意赅。
而医生的声音依旧冷静平稳:“把伤员抬上担架,我们离开这里。”
医疗人员们动作迅速而熟练地执行了她的命令。而源氏一手护着她,一手握紧了刀柄。他环顾四周,生怕漏过风吹草动。
安吉拉倏地开口了:“你在这种时候,会很像只猎豹,源氏。”
“……是吗?”他哼笑。
安吉拉似乎笑了笑:“我始终坚持你的新躯体的线条非常动人。”
源氏不再做答。
他死死地盯着远方升起漫天霞光的天际线,而那边好像有什么在朝着这里飞来,那是一个黑影、一个愈来愈明显的黑影——
——“趴下!”
源氏大吼道,一把搂住了安吉拉,试图将她护在身下。
然而医生却在他的手臂发力的前一刻抽离了手,然后下意识地扑倒在了距离她最近的那名士兵的身上,将已经全然失去知觉的伤者护在了身下。
“安吉拉!”
他向来低沉的嗓音这时变得高昂起来。
源氏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双眼睁大,瞳孔如刺痛般猛地一缩,他瞬间跪倒在地想要用他的身躯为护着伤者的医生抵挡大部分的冲击,医生却抬起头怒视着他。
接着她将他推倒在地。
那双蓝眼睛里倒映着火光与他身体的银色光芒。
“轰——”
炮弹在他们的身旁落下,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浓浓的硝烟味立刻充斥了所有人的感官,然后就是炮火落地溅起的碎片,还有燃烧的火焰。
灼烧感马上替代了硝烟味。
源氏已不算纯粹的人类,他咬牙忍下那炮火带来的冲击,挣扎地起来看向身侧的医生。
她紧紧束着的金发因为剧烈的冲击而散开了,有火光在她的发尾处跳动。
他的心脏骤停了一瞬。
那清晰无比的窒息感闪过之后,源氏喊出了她的名字:“安吉拉!”
他匆匆伸出手试图将医生扶起,可就在他的手指快要触到那铺散着的金发之际,他的视野之中陡然出现了一抹极为突兀的色彩。
——红色。
猩红色。
粘稠的猩红色。
一阵眩晕袭击了他的脑海,源氏紧紧地闭上了眼,似是难以承受所见的一切。
……
下一秒,他醒了过来。

“119次。
“始终不能救回她。”
“……要继续吗?”
“继续。”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