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用爱发电

【恋与制作人】白起x你:What if……

*假如你在高中时喜欢上了白起
*第二人称,女主有私设、有姓名
*白起是我的老公

——————————————————
# What if
“白起学长!请等一等!
“白起学———”
“干嘛?”
一脸乖戾冷漠的高个男生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跑得气喘吁吁的你。
你被他那煞人的气势给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开始有些后悔刚才脑子一热喊住了他的行为。
转念一想,喊都喊了,怎么后悔都没用,不如索性一条路走到黑。于是你清了清嗓子,端正了表情,一脸正色地昂着头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对他说道:“学长,请问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尽管你已经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镇定,但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出颤抖的声线。
白起一言不发地盯了你片刻。就在你被他盯得快要瑟瑟发抖的时候,他突然发出了一声嗤笑,一个痞气十足的冷淡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一手插兜,一手垂在身侧,姿态随意地站着,看着你的眼里闪烁着难以解读的光芒:“真心话大冒险搞到我这里……你胆子真大啊。”
你连忙摆手:“不是!学长你误会了!是我自己……”
意识到接下来可能会说出来的话语,你闭上了嘴,双颊渐渐地染上了霞色,与他对视的目光也下意识地移开了。
他微微皱起了眉,神色莫测。
“那你该不会是喜———”
你的脸嘭地一下红成了一颗巨大的西红柿。你立即抬手捂住了脸,将整个脸庞深深地埋在双手之中,不敢去看他。
白起像是要掩饰尴尬似的轻轻咳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你知道,在傍晚的校园里,两个人站在林荫道上相顾无言是一件极其尴尬且引人注目的事情———更何况其中一人还是号称“恋高扛把子”的大名鼎鼎的白起。
但你就是不想开口打破沉默。
对于你而言,能主动对一个男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极限了。要不是今天被好友狂撒狗粮加上平安夜的催化作用,也许你直到毕业也不会开口说出你的心意。
唉。你在心底里默默地叹息。其实早就想像过一万遍被拒绝的场面了,但真的身处这样的境况当中时,还是无法抑制住那从心脏深处喷涌而出的酸涩感。
突然,你听到了一个语速略显过快的声音响起:
“手机给我。”
你猛地抬起了头,愣愣地看向白起。
他侧着脸,眉头微锁,向你伸出了手,一副不耐但却愉悦的模样。
你没有反应过来。
白起皱紧了眉头,目光如炬地扫到了你的脸上,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不想要吗?手机给我。”
你顺从地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解锁、调到通话界面,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仿佛排练了许多遍似的。
见你如此,白起忍不住发出了一丝轻笑声。他眼中原本莫测高深的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轻松愉快的色彩。
只见男生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跳了几下,当手机递回到你的手中时,一个备注为“白起”的新联系人出现在了屏幕之上。
你难掩激动地笑了起来,连对白起那种本能般的畏惧之情也消散了不少。
你笑眯眯地看着白起,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转瞬你又觉得自己很可能是在自作多情。
怎么可能呢?他能这么友善地对待你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甩开那些绕了千肠百转的想法,你期期艾艾地说:“谢、谢谢白起学长!”说完,又突然想起他不知道你的名字,于是又匆匆忙忙地补充道,“我是高一七班的林—-—”
白起直接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你:“林佩颐,我知道。”
你吃惊:“啊?”
白起:“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名字。”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你觉得自己要因为心跳过快而猝死了。


在收获白起电话号码的两周后,你成为了闻名整个恋高的女人———以“大哥的女人”的身份而闻名。
那天是跨年夜,白起打电话把你喊了出来。你虽然很怕冷,但对白起的热情打败了其他所有念头,在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之后,来到了白起所说的绿盈广场与他碰面。
一切都归罪于女人的通病,你只穿了一条连衣裙和一件羊毛大衣。在白起看到你的一瞬间,他的脸刷地一下变得比锅底还黑。
“林佩颐,穿这么少,你有病吗?”
他一边训斥着你,一边脱下了外套将它披在了你的身上。
你内疚地看着只剩下了一件高领毛衣的白起,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思忖了几秒,你决定摘下围巾,踮起脚,将它围在了白起的脖颈上。
在你帮他围围巾的时候,白起的身体僵住了。你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你认真地帮他打好一个结之后,你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方才的举动是有多么的暧昧。
你红了脸,双眼亮晶晶地注视着他,死鸭子嘴硬地顶了他一句:“你也穿的很少,你不冷吗?”
他轻哼一声,没有回答,而是选择伸手揉乱了你精心打整过的头发。你敢怒不敢言地瞪着他,殊不知在他眼里你这幅气鼓鼓的模样特别像一只企鹅。
白起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起来,双手向下帮你理了理领子,说:“谢谢你啊,学妹。”
你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过脸看向开始有烟花绽放的夜空,问道:“学长,今晚绿盈广场是有烟花表演吗?”
白起随意地答道:“嗯。不然我干嘛把你叫出来。”
“哦。那你还挺浪漫的。”你颔首,让白起大衣的衣领遮住你的下巴。你嗅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一股淡淡的柠檬味,你在每次靠近白起的时候总是能闻见这股味道。你刚恢复原状的脸颊又烧了起来,不敢再看白起。
白起默了默,又伸手按了按你的头顶:“就是因为浪漫才喊你出来。林佩颐,我有事情要跟你处理一下。”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你乍然抬眼看他,只见在绮丽绚烂的烟花下、在明灭闪烁的光影下,白起那初露峥嵘的英俊的脸庞仿佛带有摄人心魄的力量,将你的神魂攫取过去。
你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话问:“什么事啊?”
白起:“林佩颐,你愿意喜欢我吗?就像我喜欢你那样,不要变,只喜欢我一个人。”
你忘了眨眼。
“你愿意吗?”
你呆呆地看着他,大脑完全停止了运转。而他则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你,脸上罕见地出现了紧张的情绪。
“嗯……”
你看着他这幅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下一秒,你踮起脚,双手搭在了他坚实宽阔的肩膀上,试探般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然后,嗅到了那股柠檬的味道。
你闭起了双眼,如同生长的春藤一般柔顺地接受了树木的支配,任由他紧紧地拥抱着她,反吻回去。
你能清晰地听见那炙热的胸膛里跳动的心脏,此时就如同胜利的号角一般让你心悦诚服。
白起的动作温柔而坚定,让你忍不住想要落泪。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只过了一刹那、又好像已经过了万年,他离开了你的嘴唇。你睁开眼,视野里出现的第一个事物就是他盈满了快乐的双眼。
“新年快乐,佩颐。”
你听见他柔和的声音。
你笑了起来:“新年快乐,白起。”
你的声音也如同浸泡在蜜糖之中。
……
后来,你和他一起看完了最后一个烟花,随着人群走出绿盈广场,来到了你回家的路上。
你和白起双手紧紧相握。
你始终控制不住嘴角上扬,只能一直笑意盈盈地与他谈天说地。而当你看清他的脸时,发现他也和你一样,笑得像个傻子。
在快要到你家楼下时,你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有些兴致勃勃地示意白起低下头,然后凑近他的耳畔,小声说道:“你说……我现在这算是‘大哥的女人’了吧?”
他的身体僵住了。你无视了这一点,略带坏心眼儿地继续说:“还是你觉得,‘扛把子的女人’比较帅?”
白起无语,直起身来看了你一眼,眼神很微妙:“都很蠢。”
“哦……那好吧。”你有些失望。
白起叹了口气,捧住了你的脸颊,与你对视着说:“白起的女人,行了吧?”
你笑了起来:“行行行,当然行!起哥你真棒!”
“……那你就快进去吧,外面冷。”
这时你又想到了什么,于是不屈不挠地站在原地,继续说道:“对了,我发现今晚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今晚不是有大风吗?我一路上被吹得头疼,怎么一到绿盈广场风就停了?但我看别人好像还是有被吹啊……”
白起沉默,捧着你的脸颊的手转为掐了掐你的脸颊。
“哎呀你不要掐我呀!我进去了我进去了,你也快回家———外套外套!你不许感冒了,感冒了我要生气的哦!”
你看着他不情不愿地穿上了外套,笑容越变越大。
他看着你,也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
“那我走了,晚安。”
“嗯,注意安全,晚安。”
你呼出了一口白雾,在朦胧中凝视着他。
然后,白起微微向前倾,轻轻地亲吻了你的额头。
“走了。”
话音未落,他便转身迈步向小区的大门走去。
你伸手抚了抚那被他烙下一吻的地方,那干燥柔软的触觉依旧残留在你的感官里,让你的肌肤忍不住发烫。
“……晚安,白起。”
轻拂而过的微风带走了你的呢喃。

评论(2)

热度(54)

  1. 琉璃子鸢Ana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