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瞎写

【白起】深夜

深夜小甜饼
一个来自昨晚通宵经济学的女子大学生的野望
我也想要白起的啵啵
*第一人称 女主性格与游戏有偏差(其实就是我)
*速码没质量的
​​​

—————————————————

3:25 am.
我面对着反射着冰冷白光的屏幕,叹息。
太阳穴仿佛被上了一根弦似的紧紧地绷着,不痛,是一种拉扯感,配着心脏无节奏的鼓动,我轻咳了几下,有种猝死的预感。
还记得昨天聚会的时候,我信誓旦旦地对顾梦她们说:我赶ddl的技术是本硕六年练出来的,no problem!而现在我大概只想把那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女人掐死在昨天晚上。
我无意识地敲了敲键盘,金属冷硬的质感像一把刀插进了我的大脑皮层。我脑袋空空,原本挤满了的无数专业名词霎时间变成了光怪陆离的想象。
我想睡觉。
但是我不敢,怕五小时后李泽言收不到我的策划案,他会扒了我的皮。
我揉了揉眼睛,拿起已经冷掉的美式,屏息灌了一口。
一种亢奋感升腾起来,灵光一闪,我的手指在键盘上疯狂地敲击着,几行新字终于出现在了空白的文档上。
此时此刻,城市都已经睡下了,除了蹦迪人士和我等赶ddl之辈外,静悄悄得像是肖洛霍夫的顿河,只有灯还在亮着。
我打下了一个句号,放在一旁的手机亮了起来——我给予匆匆一瞥,这等时间的推送大约只会来自于某些永远不会打开的app。
然而恰恰相反,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俨然出乎我的意料。
……白起。
我深呼吸冷静了一下,颤颤巍巍地接起了电话。
“喂。”
一如既往的简洁冷淡。
“你在干嘛,这么晚还不睡?”
噢……顺便略带警告与不愉。
我:“我赶策划书呢。你怎么知道我没睡啊?”
白起轻哼:“你不是发了朋友圈吗,傻瓜。”
听他此言,我回想起,就在刚才,饥肠辘辘的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我想吃蟹黄小笼包。
我忍不住反问他:“你怎么也没睡啊,三点了都。”
白起叹息,无可奈何:“我刚刚执行完任务。”
我一下子软了下来,一种愧疚感占据了我的心房。我听见自己怯怯地对他说道:“……对不起,那你、那你快去休息啊,好好睡觉,好不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再响起时,白起的声音回暖了不少:“我没事。”
话音一落,我便听见了一阵轻敲玻璃的声音。
我的心跳错了一拍,我连忙站起身跑向窗户,只见白起就在窗外。
风吹着他的发丝有些凌乱,眉眼疲惫又潇洒。他穿着一件风衣,在霓虹闪烁的背景下,身影削瘦而挺拔,像一把利刃。
我连忙打开窗让他进来,他站在我的房间里,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看着我的眼温和得近乎柔软。
我怀疑这是一个梦境。
白起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我,看似不经意地说:“喏,蟹黄小笼包。”
热的。
我的心蓦地变成了一团软绵绵得一塌糊涂的棉花。我把小笼包放到了书桌上,然后扑向了白起,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颈。
“起起!”我蹭了蹭他被风吹得冰凉的脸颊,接着亲了亲他的眼角,“你怎么那么好啊怎么那么好啊!”
白起的耳朵尖烧了起来,我的余光注意到那一抹鲜明的红色。
他“嗯”了一声,揉了揉我的头顶,温柔的声音略带笑意:“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点点头,从他的怀中脱离开来。下一秒,我捕捉到了他那双清朗的眼睛中一闪而过的突兀的失望。
我转过身去,解开了塑料袋上的结。
白起就站在我的身后,他注视着我。
我突然停了下动作,侧过脸看向他。他看起来有些疑惑,但没有出言问我。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强迫他的身体向我倾斜。他有些措不及防,原本不羁清冷的模样因这乍然的惊讶而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稚气。
我踮起脚来,凑近了他的耳畔,说:“我先不吃小笼包,先……”
我笑了起来,闭上眼嘴唇印上他的嘴唇,然后深吸了一口那股始终在他身上若隐若现的木质香气。
“先给我的白起一个啵啵。”

评论(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