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爷爷X女审神者/清水/短篇/HE:短夜半夏 虚晃谎言

•千字小短文!自习课上脑洞突发的产物!
•爷爷大概(就是)OOC了
•本次的婶婶是傲娇讨人厌的性格,与我上篇爷婶文的婶婶并不是同一个啦(。
•质量一般,食用不适请不要跟我说!
•真的非常短!非常短!!!!!!!!



=========正文
三日月宗近终于被锻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表露出欣喜若狂的情绪,反而躲着三日月、或者对他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

“主上讨厌我吗?”
有一次三日月直接地问她,端丽清隽的面容上毫无表情。
她只是哼了一声,扭头快步走开,背影在旁人看来仿佛落荒而逃。
(混蛋,既然这么在意我对他的感觉的话!为什么现在才来!)
心底里不停地怒骂着,她面若冰霜地开始安排夜间的出阵。
(让三日月也跟着吧,既然是“天下五剑”之一。)

夜深,她捧着茶碗,跪坐在榻榻米上,静静地等待着刀剑们的归来。
(应该……没事吧。)
她皱着眉,无言地抿了一口茶。
“主将------三日月受了轻伤,除此之外,大成功。”
突然,清光特有的清澈纤细的声音传来。话语中的内容让她不仅怔住,随后忙放下茶碗,好像是跳了起来一般------
“辛苦你们了,清光。我、我去手入室。”

手入的过程中,她没有询问三日月受伤的原因,只是一言不发地为其手入。完毕后又逃走一样快速地离开了手入室。
三日月苦笑着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手指下意识地碰触到她刚才触摸到的地方。
“您到底在想什么呢……主上。”
他呢喃着,眼中渐渐变为一片冰冷。

天明之后,她并没有再次安排任何出阵或是远征。下令让刀剑们休息一天,她独自在庭院中伫立了良久。
(果然……我还是------)
她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向三日月的居室。

敲门之后,得到入室允许的她拉开门,眼中映入的是正坐着一如往常微笑着的三日月。
“主上?发生了什么吗?”
他的语气自然,毫无诧异之意。
“……”
她咬了咬下唇,走到他身旁,将手中一直紧攥着的东西放到他的手边。
“……这个,给你。”
说完,她马上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房间,被发丝掩盖着的耳朵微微有些发红。
三日月低头拿起那个东西,看清是什么之后他不禁轻笑起来。
“原来……”
他将那个东西放到自己的唇边,无比虔诚而又欢喜地轻轻一吻。
“我的…主上啊。”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