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刀剑乱舞】爷爷X女审神者/清水:诚如神所说

食用说明:
*本文CP: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OOC有,傻白甜有,苏有
*清水纯情,弥漫着恋爱酸臭味的故事
*女主可以理解为作者字母表篇里的审神者,但是这个女主非常蠢且容易害羞
*没有文笔,对
*拒绝差评,因为作者是欧洲玻璃心小公举。以及拒绝对女主任何差评,以后作者爷婶文女主都是这个妹。
*好了,祝君食用愉快

--------------------------------------------

每天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晚上入寝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那次出阵阿津贺志山时、偶然见到的在远方的树下那个仿佛散发着光芒的身影。明明记不得对方的面容、但是下意识地脑海内的那个人脸上的微笑柔和如春风。
沙耶知道自己作为毫无战斗力的审神者,坐镇后方等待刀剑们归来是最佳选择,如果她非要跟着他们出阵的话反而会使他们分心来照顾自己、危险也就大大增加。
但是她却真的很想很想再见到那个人一次。
不知道这是否是书上所讲的“一见钟情”,她对那个人的憧憬以及思念倒的确是真真切切的。
“……”
“神明大人啊……”
(如果能听见我的心声的话,请让我再见到他一次吧。)
她这样想着,看向了窗外樱花散落一地的庭院,然后双手合十闭上双眼,默默地祈祷着。
(如果能再见到他的话,无论多久我都可以等待的。)
(神明大人啊,请您倾听我的心愿吧。)

--------------------------------------------

日常任务的确有锻刀这项。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的确从来没有靠锻刀获得过一把太刀。
沙耶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叹着气,一边非常不情愿地将锻刀材料双手奉上。
(明明知道根本锻不出太刀,为了任务却要把辛辛苦苦攒的材料无条件拿去给这小子浪费了。真是…不甘心啊。)
腹诽了刀匠一会儿,沙耶双手抱胸站在他旁边,眼看着他把那些材料毫不犹豫地扔进锻刀炉里,感觉到自己心里似乎被割了一刀。然而刀匠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高深莫测,当然,在她眼里这笑容就变成了非常讨人厌的好像在嘲笑着她的运气的嘲讽脸。
不过…
想到自己那糟糕的锻刀运,沙耶也无法将其怪罪于微笑的刀匠身上。
走出锻刀房,她抬头望向晴朗无云的苍天,偶尔有鸟儿飞过。而庭院中盛开的樱花也快接近凋谢的时间了,泥土都被浅霞色的残樱重重覆盖、变成美丽的绸缎。
本丸四季的景色,她最爱的就是这暮春之景。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突然间,沙耶听见锻刀炉发出巨大的声响。
她蓦地转过头去、那种令人不安的响声让她瞬间想到了爆炸------
“怎么了!刀匠!那个响声------!”
一边大喊着,沙耶大步跨进房内,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见刀匠依旧面不改色,嘴边的弧度丝毫不变,然后似是鄙视似是嫌弃地扫了慌慌张张的她一眼,目光投向锻刀炉前。
“啊……”
“啊呀……”
“这……”
顺着刀匠的目光,沙耶看到了那个站在炉前的身影。
她惊讶得无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双手开始微微颤抖,虽然脑内已有无数烟花轰炸、但是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说出来。
(怎么…怎么…怎么…可能!!)
还没看清那个人的面容,沙耶的视野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大滴大滴的泪水情不自禁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伸手想要将泪水拂去、想要看清他的脸,然而泪水却越流越多、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突然,她正在拭去泪水的手被轻轻地握住了,那只手的温度偏低、然而却让她的内心倏地融化了。沙耶抬起头看向身前那个身材高大的男性,尽管眼中一片朦胧,但她知道、这个人------
“怎么哭了呢,小姑娘。”
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声音清冽平缓,就像是他给人的感觉、如清晨的光芒一般明亮而温雅。
“这可不太好啊,请先好好看看我吧。”
“………”
沙耶不知道为什么哭得更厉害了。
她已经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了,只是紧紧地回握住他的手,抽噎得上气不接下气,然后不停地一遍又一遍重复眼前人的名字:
三日月宗近。
“嘛,真是没有办法呢。”
三日月伸手揽住她,然后轻轻地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脊,安抚着痛哭不止的少女。然而用这样无可奈何的口气说着话的他的神态却无比温柔。
“……我……”
紧紧回抱住三日月的沙耶在他的安抚下慢慢停止了哭泣,但仍然停留在他的怀抱里不想离开。她以近乎耳语的声音嗫嚅着,想要倾诉衷肠、可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我……很想念……三日月……自从在阿津贺志山见到……我不知道……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居然真的能与您再见,居然、真的……”
过了许久,她才极其小声地对三日月说道。不过的确完完全全语无伦次,这让沙耶开始担心三日月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笨拙表现而讨厌她。
但是三日月却这样说道:
“我知道的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非常期待和你见面呢,小姑娘。”
“能这么快就与你再见真是非常令人高兴呢。”
他的语气略带笑意,不过这些话语实实在在安慰了忐忑不安的少女。
她抬起头来,无比认真地看向他,目光炯炯。
“我希望能……一直陪伴着您。”
“可以吗?”
三日月不禁失笑,摸了摸她的头。
“当然可以,我主。”
“嘛,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吧。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刀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
“多多指教了,沙耶。”

(啊啊,神明大人啊,如果这真的是现实的话,就请让我永远不会离开他吧。)

--------------------------------------------

自从三日月来到之后,沙耶每次面对他都会有一种不知名的羞涩。
可能是因为在锻刀房的时候她的表现太过激动了、而且还很自以为是地抱住了三日月(尽管的确是三日月先揽住她的),总之每当她看见三日月的时候都会有些拘谨。
而且在隔壁的审神者知道了她奇迹般地锻出了三日月之后,每次与对方的茶会上对方都会拿这件事乐此不疲地调侃她。
虽然沙耶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很别扭的人、有些时候还会表现得非常坦率。
可那毕竟是三日月宗近啊……
“……唉……”
练习花道中,沙耶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这件事,于是就再也无法专注于眼前的一支支鲜花上了。
(这样不行啊…三日月会不会以为我讨厌他呢…)
她无比痛苦地再叹了口气,放弃继续折腾,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
如今庭院里的樱花已经差不多完全凋零了,初夏的气息稍微开始蔓延,而气温依旧是偏低的。
清风拂来,一丝丝凉意瞬间缠绕上沙耶裸露出来的肌肤,让她忍不住抖了一抖。
“原来你在这里啊,小姑娘。”
就在这时,一个她魂牵梦萦了许久的声音从她的身侧响起。依旧是平和优雅的语调、依旧是干净悦耳的声线,但是却使她的心跳不可觉察地停了停。
“我找了你很久了呢。”
沙耶转过头去,看向向她缓步走来的三日月。
天下五剑中最美之刀的身姿,让她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您找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问道,与那双藏着金色月牙的美丽双眼对视着。
而姿容端丽的青年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只不过他的眼神、好像看穿了沙耶内心所想。
“嗯------并非有事,只是留在本丸有些寂寞,想和小姑娘说说话呢。”三日月非常坦然地说,“莫非小姑娘不想同我聊天吗?”
“诶、诶,怎么可能!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沙耶连忙否认道,她隐藏在披散的发丝下的耳朵早已红透了,而脸上的表情也因为紧张而显得略微有些僵硬。
(根本控制不了嘛…可恶…)
在心里默默地用刀不停捅自己,但是表面上她那完全僵掉的脸却根本柔和不下来。
(三日月主动找你你居然还这么愚蠢…啊啊啊啊…好想去死啊啊!!!)
“您……因为没有出阵所以感到无趣了吗?”
沙耶听见自己以一种相当冒犯的口气询问三日月。话音刚落,她就已经绝望地侧过头去,避开他的目光,不敢看向他。
三日月轻轻一笑,丝毫不在意她的语气。
“无须这么紧张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以稍微放松一下呢。”
“啊、啊!好、好的!”
“啊哈哈哈,其实这样的原因也算吧。作为刀剑却无法出阵,的确令我有些困惑呢。不过,留在本丸就意味着会和小姑娘你独处,嘛,这样想来倒是很是不错啊。”
沙耶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她连忙低下头去,用一种很奇怪然而透着淡淡的高兴的语气说道:“是、是这样吗。都是我的错、因为有太多余的顾虑,没有让您出阵,真的……万分抱歉,下次绝对不会这样的!”
此时三日月非常敏感地抓住一个可能连沙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词语------“顾虑”,一瞬间他看向眼前这个低着头、看起来非常紧张的少女的眼神变得非常柔软、又有些无奈。
“唔…沙耶,顾虑的话完全不需要哦。”
他抬手抚了抚她脸畔的发丝,非常令人意外地叫了她的名字。
“我好歹也是天下五剑之一呢,虽然我的确很喜欢被照顾呢,但也同样喜欢战斗时的感觉啊。”
听到他的话,沙耶瞬间抬起头来,眼里充满了愧疚与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有些自责地咬了咬下唇。
“非常对不起……是我……我太自私了,完全没有考虑您的感受就自作主张、以为这样才是对您好的。真的、非常对不起,我……嗯------”
三日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封住她的嘴唇,示意她停下对自己的自责。
而沙耶则因为他突然的举动以及接下来的肌肤接触,脸颊绯红,双眼水汪汪地望着他。她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整个人如同被沸水煮过的虾仁一样,只知道看着三日月了。
“嘛,我很高兴沙耶这么担心我。不要再责怪自己了,能多与你相处一天,其实对于我而言,非常愉快。”
“所以不要胡思乱想啊,小姑娘。我很喜欢你呢。”
“……啊啊……我……我也很喜欢三、三日月的!”
沙耶现在已经震惊得大脑运行失常了,说出口的一切言语都是条件反射般心里最诚实的回答。
(不可能吧……这个……啊……到底是什么啊……不行……完全理解不了啊……怎么回事呢……)
在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三日月非常直接地笑了出来,笑声清亮而率直。
“啊哈哈哈,很好很好,真高兴呢,能听到你这么说。”
(什么……不对啊……三日月怎么会……)
“哈哈哈哈,那以后相处的时间可以更多一些呢。嘛,小姑娘,从一开始就一直很想拜托你呢、我并不擅长打扮,所以只能麻烦你来照顾我了。”
“啊?啊!好的、没问题。”
(我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不对、是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刚刚似乎答应了什么事情……不行呀……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呢……)
“而且,请不要继续用敬语了哦,沙耶。”
“……我……以后不会了……”
得到所有满意的答案之后,三日月脸上美丽的笑容扩大了几分。他拍了拍沙耶的头,站起身来,逆着光,向沙耶伸出手来。
“啊哈哈哈,乖孩子,乖孩子。”
“继续练习花道吧,我会陪着你的。”
沙耶毫不犹豫地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神明大人啊,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请让这个人永远绽放着这么美丽的笑容吧。)
(请让这个人永远这么愉快轻松吧。)
(请让这个人永远陪着我吧。)
(请让这个人永远在我的眼中吧。)
(神明……大人啊。)

“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