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家庭教师KHR】BG/原创女主:瞬间美人❶

说明:
*本文献给天野明老师
*【原创女主】,玛丽苏傻白甜,女主万人迷,所有人好感度满值,苏爽无极限
*非1V1非NP,HE,分结局
*长篇,更新时间不定,不坑
*作者没有文笔,但谢绝差评
*【愿指环铭刻我们的光阴】

---------------------------------

啊啊啊啊。
思考不了了。
她就这样被冻住,直直地望着站在这条街尽头的那个男人,眼睛里满是震惊。
怎么会见到他啊。
而那个男人也看见了她,脸上绽放出笑容,迈开步子走向她。
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她想都没有想就马上转身跑掉,甚至连原本手上提着的购物袋都丢掉了,如果不是因为今晚还要做作业可能她也会把书包丢下吧。
不过她没想那么多。只要不被抓到就好了。她这么想着,跑得越来越快,最后拐到一个昏暗的小巷里藏了起来。
可恶…怎么又来到这个鬼时间线了。
她蜷坐在垃圾桶的阴影里,恨恨地想着。不过她也只能抱怨抱怨了,对于这种自己这种随机穿梭到不同的时间线里的糟糕能力/体质,从出生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对它束手无策。来采购日用品结果来到十年后,其实也在她意料之内的,不过真的遇见那个男人的确让她蛮心烦的。
“……呀。”
突然,一个轻快悦耳的男声在小巷中响起,打断了她杂乱的思绪。
她的身体瞬间紧绷,眼中染上了一丝慌张的色彩。
“原来你在这里啊,小咲~”
男人的声音里笑意盈盈,带有轻佻的优雅。他没有做下一步动作,表现得好像他只是想和她打一声招呼一样。
她很清楚他的恶趣味,她也没有必要迎合他的恶趣味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怯懦出来。
“……真是的。”
不可觉察地叹了口气,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裙子上沾的灰,蹙着眉看向男人,脸色苍白。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好久不见了,”
“白兰先生。”
“的确是很久没见了啊,小咲~我很想念你呢~”
名叫“白兰”的男人笑眯眯地看着她,全身散发着无害而又危险的气息。她下意识拉了拉衣角,有些紧张地回望着他。
到现在她都不清楚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种恐怖的大人的,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当初是这个男人设计了与她的相遇、在几次见面中猜到她时空混乱的体质,然后开始了对她不停的追捕。
有些无可奈何,但是她只能接受这个全身都在散发着“我很危险我很危险我很危险我很迷人我很迷人我很迷人”气息的男人正在追捕她的现实。
“……白兰先生,为什么这么执着地、想要抓到我呢?”
她咬了咬下唇,说。然后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退,全身紧绷,尽管她知道自己根本逃不了。
白兰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他向她伸出手,像是19世纪宫廷舞会上邀请年轻女士共舞的绅士一般,邀请着她牵住自己的手。
“嘛……大概是因为小咲有着很有趣的能力吧~和我走怎么样,小咲~会很有趣的哦~”
白兰说的日语带有好听的意大利口音,加上他本身愉快清亮的音色,听起来的确是个非常好的诱拐犯。不过她完全可以猜到如果自己跟他走了之后是绝对不可能有好事发生的。
在心里冷哼一声,她的目光流转,眼中盈起虚伪的笑意,看起来相当从容不迫,但那有些颤抖的双手还是泄露出她内心的紧张。
“虽然我挺想跟你走的……但是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会,唔,突然回到10年前啊,这种不稳定的情况白兰先生可要慎重考虑啊、否则就是白费力气了哦。”
话音一落,白兰突然直接走上前捧住了她的脸颊,低下头靠近她的耳畔,发出了好听的轻笑。
她一惊,下意识想向后跑,但在男人的禁锢下,这完全是无用功,她几乎就是站在原地无法动弹。这种暧昧的姿势同时也让她有些脸红,即使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极其可怕的存在,但是对方也是个长相俊美的成熟男性,作为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少女,她因此还是有些头昏。
白兰的气息温热而暧昧,带有浓郁的男性荷尔蒙,像是无形的藤蔓一般紧紧缠绕着她。她试图推开他,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只是让男人发出一声又一声轻笑,好像她是一只顽皮的小猫、这使她相当恼怒。
“……我找得到你哦,小咲~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嗯……”
白兰这样说着,而她被他话语中透露出的危险信息吓得一怔,接下来白兰的动作更是让她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咬破了她的耳垂。
一阵清晰的阵痛从右耳传来,她忍不住低呼,而男人柔软湿热的舌尖马上覆盖住了伤处,一种极其奇怪陌生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
“白兰先生!请放开我!”
她低斥着,用力推开男人。然而男人纹丝不动。
他继续舔舐着她的耳垂,以非常情色的方式,完全无视了她的斥责。
“放开我!白兰!”
她抬高了声音,完全是大喊着,同时用力抬腿向对方某个不能描写的部位蹬去。白兰脸上划过一丝错愕,好像没有料到她的反应一般。他挑了挑眉,顺势放开了她向后退了一步。
“呀呀,真是激烈的反击呢,小咲~”
望着对方那双美丽的紫罗兰色眼睛,她心中的屈辱与怒火越烧越烈,但她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他、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随地将她带走,现在能有这样的情况不过是白兰在戏弄她罢了。
白兰好看地笑着,他的面孔因为逆着阳光而变得模糊不清,只有那双美丽的眼、还有那个倒王冠的刺青无比清晰。
差不多了。
如果周围的人开始有些模糊的话,应该就是回去的时候了。
看到自己的猎物就这样逃脱的话,白兰会不会恼羞成怒啊。
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回到原本的时间线之后,她开始有些漫不经心地想着。
她舔了舔有点干的下唇,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静静地站在原地与白兰对视着。
“啊……后会无期,白兰。”
一瞬间,她看清了男人的瞳孔倏地放大,想要伸手将她捉住,但已经完全来不及了。然后在一阵眩晕中,她的眼前再无一人。
太好了……终于回来了。她长舒一口气,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如果再待下去的话,一定会被那个魔鬼带走吧。
想想刚才的情境,她就有些后怕。她猜白兰放开她一定是因为他已经满足了自己戏弄她的欲望,准备直接带走她。还好自己这鬼体质在重要关头还是比较贴心的,要是晚一分钟的话,如果白兰将她打昏,要一直到她清醒才会有机会回来。
“……真是的。”
摇了摇头,她走出了小巷,四周的景象也与刚才十年后的完全不一样,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正常时间线的并盛。
“老头子一定会骂死我的吧。”
这样一边小声抱怨着,她一边走向了回家的路。
完全不想再见到白兰那个男人了啊。
简直就是所有可怕记忆的带来者。


如所有人所见,织田咲夜是个非常美丽的少女,而且是那种气质与美貌兼备的优雅的美人,尽管她比起那种世家里出来的大和抚子显得更加轻佻了许多。但是那种轻薄的、纤细的美丽,却让人不禁想起法兰西波旁王朝时期流行的洛可可风格,艳丽而又轻盈。
不过,按照常规,一个看起来的确是“人生赢家”的人,其实一定会有比起常人更多的烦恼。织田咲夜当然也逃不开这种具有魔力的常规,从她一出生开始她就会突然来到另一个时间线,然后待在那条时间线里,等待着她的奇怪体质发动将她送回原来的正常的时间线。
比如说,织田咲夜刚刚从十年后回来,带着右耳耳垂上一个明显就是咬伤的伤口,一脸阴沉地回到了家中。
然后她被家长骂了,因为晚归。
虽然她家也不是什么陈腐的守旧家庭,但是晚归这种事在她的父亲看来(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就是在外面鬼混,所以晚归绝对是一项非常严重的事情。
不过她完全不想向任何人解释自己到底去哪了,尤其是右耳耳垂上那个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咬破的伤口。如果直接跟老爸讲“我不小心去了十年后然后被一个混蛋男人咬了耳朵”的话,完全就是在自寻死路。所以她直接把头发给散了下来。
“……所以说,你去买日用品,日用品呢。”
“……丢了。咳。”
“------丢了?!”
“……是的。”
有些悻悻地摸了摸鼻尖,她以一种近乎耳语般的音量回答道。眼前双手抱在胸前,穿着浴衣,一脸阴沉的老头、也就是她的老爸,织田英知,听到了她的回答之后,发出了一阵阵阴笑。
“你到底干嘛去了,咲夜,不要想着能瞒过老爸我。”
“……并没有,只是碰见了某个认识的人然后多说了几句话而已。”
“是哪个认识的人?”
“一个偶然认识的……唔……就是认识的人。”
咲夜假笑着想要打个哈哈、胡乱混过去。而英知看到她这样一幅守口如瓶的样子,也就失去了追问的欲望,反正咲夜完整健全地回到了家里,他也就懒得深究了。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英知有些酸溜溜地想。
象征性地责备了她几句,在咲夜的撒娇声中冷哼一声,英知转身继续去练他的书法,不再理会她。
看见老爸这样的反应,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咲夜马上笑了起来,趁他转身非常快速地做了一个鬼脸。
但是就在她准备上楼回房间时,咲夜突然意识到一个极其严峻的现实------她买的日用品丢在了十年后,这就意味着她今晚上就得在没有沐浴露与洗发露的条件下洗澡了。
“老爷子啊!!”
咲夜捋了捋头发,冲着英知大喊道,
“我去隔壁借点东西,马上回来!”
英知摆了摆手,示意他已经听到了。
穿好鞋子,咲夜看了看手表:19:07,应该不会打扰到人家吧,于是她走出了家门。
隔壁邻居家的阿姨很亲切来着,应该能顺利借到洗发露之类的……不过,那家的孩子好像是个很有名的废柴来着……?叫什么、纲时还是津谷的。嘛、无所谓了。只是借个洗发露而已。
就这么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咲夜很快就到了隔壁邻居家的门口。
然而正在她准备按下门铃的时候,一声非常奇怪的巨响,从邻居家的房子里传了出来。
诶------什么、是恐怖袭击吗还是煤气爆炸啊!
咲夜吓得后退一步,她吃惊地看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瘦弱男孩摇摇晃晃地从房子里走了出来,挂着泪水一脸生无可恋地扶住了门框。
“Ciaos。”
突然,她的左侧传来一个稚嫩可爱的童声。
“你是来找蠢纲的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