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刀剑乱舞】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傻白甜苏/现代paro/BG:牙齿

说明:
*现代paro,爷爷牙医婶婶jk设定
*傻白甜苏有,甜掉牙
*此篇和作者其他文没有半毛钱关系
*拒绝差评,谢谢
*祝审神者们食用愉快(笑

————————————————————

001
初夏来临,但是天气却依旧带有微微的凉意。
怜奈捂着右脸,最近因为吃了太多的糖果所以牙齿开始疼了起来,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之前她还以为这次牙疼与以往的牙疼无二,但是很明显现在已经疼到脸颊肿起来的程度了。
班主任看她病情实在严重,勒令她回了家并让她去看牙医。
“…哎…牙医…”
怜奈含混不清地喃喃道,目光从天花板转向窗外随着微风轻轻摇动的树。
(附近的牙医只有那个了吧…)
一想到那个人如春风般清爽柔和的微笑,她感觉自己的牙疼更加严重了。
(曾经暗恋+初恋的对象谁会想专门去见啊。)
“绝对…”

002
在家里痛苦地挣扎了几天,怜奈最后还是敌不过牙疼的折磨,黑着一张脸去找了牙医。
那天下了夏季第一场雨,忍耐了很久没有发作的雨神终于得以解放所以情不自禁下得稍微奔放了些,到了打伞也无济于事的地步。
她就是这样以全身湿透,头发粘在颈后,脸颊肿着,是不是还打个喷嚏的形象走进诊所的。而且好死不死牙医先生正坐在靠近门的那张沙发上看着一本砖头厚的书。
在看到牙医先生一脸惊讶而又有些担心与关切的表情时,怜奈差点就瞬间回头走出诊所去继续淋雨去了。
任何女性都不希望自己以狼狈的形象面对一个英俊的男性的,尤其是这个男性是你曾经暗恋过的。
但是在与牙医那双堪称人间珍宝的美丽双眼对视时,怜奈却突然不想说出一言一语了。
“怜奈?”
“是的,是我。我的牙齿现在很疼,三日月先生。”
她听见自己略显冷淡的发言,心里有点空。
而三日月脸上的表情她根本看不清。

003
据说不管你的脸有多小,躺下来的时候都会大如盆。
而且面对牙医,已经脸大如盆的你还必须得张嘴,无比屈辱地眼睁睁看着牙医的手指与你的口腔内部亲密接触。
这个牙医还是你曾经的暗恋对象。
怜奈绝望地闭上了眼,万万没想到她也有这样尴尬到手脚冰凉的遭遇。她隔着眼皮感受到灯光的照射,同时也似乎听见了三日月的轻笑声。这无疑令她更加窘迫。
“不要害怕,怜奈。放轻松。”
他的声音温和轻缓,带有奇异的安抚人的力量。怜奈的紧张感无端地减弱了一些,但是这个场面依旧很尴尬。
“你又贪吃糖果了,真是个不乖的孩子。明明知道会牙痛。”
悦耳的男声再次响起,带有某些责怪的意味在其中。
怜奈完全可以想象出来三日月说这话时的表情------含有纵容与无奈的微笑、以及泛着柔和的光芒的眼。这个她喜欢了很久的男人,一直以来都是用这样的表情对着她、好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任性的孩童一样。这总是给她一种挫败感和无力感。
冰冷的液体充满口腔,随后就是漱口、钻孔、填石膏。补牙的过程很难受,也有点疼,但是怜奈忍住了看向三日月的冲动,一直紧闭着双眼。她不想再看见那种表情、那种令她无所适从的表情。三日月似乎也看出怜奈心中的抗拒,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怜奈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他的低声叹息。
“好了哦,怜奈。”
放下手中的工具,三日月对依然闭着眼全身僵硬的怜奈说道。她很明显愣了愣,随后极其不情愿地坐直了身子,睁开眼安静地看了他一眼。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
怜奈轻轻地回答道,口气是生硬的疏离。
而在三日月眼中,此时表情复杂,双眼低垂的她却是如此的惹人怜爱,头顶明亮的光束打在她的脸上,少女身上那种忧郁的青涩的美丽被照射得展露无遗。这使他突然很想做些什么。
于是,对眼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的想法一无所知的、正自我陷入无穷的纠结的怜奈,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一只温热的手掌蒙住了她的眼。在她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三日月的气息将她完全笼罩住了。
她的嘴唇被男人所捕获,而他趁怜奈还没有回神、迅速占领了她口中的领地。甜腻地纠缠着少女残留着药味的舌,极其情色地舔舐着她的口中的一尺一寸。这使怜奈头脑发昏,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三日月到底在做什么,只是傻愣愣地坐着,任凭男人引诱着她与他共舞。
等她终于清醒之后,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窒息了。
(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怜奈在心中尖叫着,伸手将撕咬着自己嘴唇的男人推开,脸上的表情变成一种莫名的屈辱。
(把我当成可以玩弄的玩物了吗!!)
“你这个混蛋!!”你在做什么!!
她有些失控,尖叫像一把锐利的匕首一样切开了有些暧昧的空气。少女的脸庞上交杂着愤怒与受伤的表情,那双眼睛明亮得有些过分、似乎还泛着些水光。
三日月怔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怜奈回事这样的反应,但他也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是有多么的不妥、甚至有些过线了。
心里顿时生出浓浓的内疚感,男人伸出手,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却在即将触到她的肌肤的时候,被怜奈打开了。
“——你在想些什么,三日月宗近。”
“明明已经明确拒绝了我的人,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
“是把我当作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了吗?”
她的话语咄咄逼人,如同一把把寒冰化成的利刃,三日月沉默地垂下眼帘,看向自己被她拍开着手。
“……没有。”
无声地张了张口,三日月最终只说了一个词。
“……呵。”
看着他的反应,怜奈冷笑一声,站到地上,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泪意却冷酷如冰。她就像是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刻在心上似的,凝视着他端正昳丽的面容,一言不发。
三日月心里突然生出一阵慌乱,他抓住少女的手,防止她忽然离开。怜奈想要挣脱他,却没法从男人的手掌中逃脱。
“我……”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苦涩,“我并没有把你当作玩物。”
“我爱慕着你,一直都是这样。”
吐出隐藏在心底已久的话语,三日月看起来轻松了许多,但他仍是无比紧张地观察着面前少女的反应。
然而怜奈已经完全呆滞住了。
她实在难以相信三日月刚才说出的话,毕竟从她表露出对他的爱慕开始到如今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里三日月一直表现得就像一个对邻家妹妹无可奈何的哥哥一样,甚至连一丝暧昧都不愿意对她展现。
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怜奈笑了笑,感到自己的脸已经完全僵硬了。她咬住下唇,有些干巴巴地开口道:
“请你不要用这样的话来安慰我。”
“我知道你其实对我完全没有任何——”
三日月再次低头吻住了她。
这一次的吻不带一丝情色的意味,只有单纯的唇与唇之间的接触,纯粹地不像是一个吻。
少女的唇瓣犹如春日的花朵一样,柔软而艳丽。三日月的呼吸与她的呼吸紧紧地交缠在一起,融合成炙热而又暧昧的气息。他捧起怜奈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我从不说谎。”
“也从不开玩笑。”
“我爱慕你,神原怜奈。”
三日月宗近那双暗藏着一轮新月的,美丽的,金蓝色眼睛,此刻如同盛满了星辰,散发着细碎却又耀眼的光芒。
“……你……”
怜奈低声喃喃道,眼神有些恍惚。
“你只有十七岁啊。”
三日月宗近轻轻笑着,手指似有似无地划过她的眼角、拂过她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她的唇心。
“所以你——”
“嗯……是的。”
男人的笑容清朗而柔和,比较平日增添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甜腻。他的指尖描绘着少女形状优美的唇,留下温暖缠绵的气息。
他没有给怜奈回答的机会,只是第三次吻住了她。
“唔……喜欢……我吗?”
在唇齿交融的间隙,三日月略带色气地喘息着,声线充满了惑人的魔力。
怜奈对这样的他毫无任何抵抗力,少女的眼眸已经迷离,她伸手紧紧搂住三日月的脖颈,生涩而又迫切地回吻住他,努力跟上他的节奏。
“……喜欢……嗯……”
她的声音柔软甜蜜,像是浸泡在粘稠的蜂蜜之中,又带有喜悦的情绪。
“最喜欢……三日月……”
三日月笑了起来,亲吻就像是没有终结一般,从怜奈的嘴唇,流连到她的下颔,再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她的锁骨。
“那就在这里盖个章吧。”
男人这样说道,轻轻地咬住了一寸肌肤。
“我的情人。”

评论(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