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HP】LV/原创女主/BG/长篇/正剧:红龙 01

避雷说明:
⑴伏地魔重生X双生兄妹设定
⑵实兄妹cp,1V1,HE,偏甜向
⑶正剧风正剧风正剧风!作者考据党尽力做到一切符合原著
⑷不洗白不抹黑,我是邓校脑残粉嗯……
⑸献给J•K•罗琳女士,感谢您创造出一个奇妙美好的世界
⑹OOC请指出!
⑺更新不稳定

——————————————————————————

1926年的最后一天,伦敦,风雪交加。
一个落魄贫穷的女人在一个小小的孤儿院里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在奄奄一息地告知接生的人她为这两个孩子取的名字之后,女人痛苦地挣扎了一个小时,最后死在了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天里。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以及塞西莉亚·梅洛普·里德尔。
她给予了这对双生子两个既寄托着她的希望又暗藏着她的诅咒的名字。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两个孩子之后的人生轨迹和这个早早死去的女人没有太多的关联了。
因为,在意识产生的一刹那,名为“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男婴的脸上划过了一丝显而易见的惊诧,这种情绪本不应该出现在新生儿皱巴巴的小脸上,所幸的是没有人注意到这短暂的异样。
汤姆听到了那些接生的女人们交谈走动的声音,并且感受到了自己身旁一个小小的躯体散发出的温度。
这一切是如此地平常而又奇妙,难以置信。
在被哈利·波特打败之后,伏地魔回到了所有故事的起点。
但是这个起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汤姆,你在做什么?”
科尔夫人那因为过度饮酒而变得嘶哑尖利的声音极其刺耳,伴随着脚步声,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这使得汤姆·里德尔原本看着一本破破烂烂的旧书的目光移向了她的身上。
“你的活儿干完了吗?”
她关心的问题永远只有这一个,虽然汤姆是她在孤儿院里算得上“喜欢”的孩子之一,但是读那些“毫无意义的破书”显然不如多干一些活使她满意。
汤姆合上了书,看起来颇为乖巧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科尔夫人,我想您安排的任务我都尽力完成了。”
这孩子说话总是文雅得不像一个孤儿院小孩,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
科尔夫人奇怪地想到,她神色怪异地盯着汤姆那张异常清秀的小脸,好像那上面写满了字母一样。当目光接触到男孩颜色冷冽的眼睛的时候,她的心里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不安。她马上不再看着汤姆。
“好吧,好吧。塞西莉亚在哪?”
嘟囔了几声,科尔夫人突然想起了男孩的妹妹,双胞胎里比较柔弱的那个,她似乎一整个早上都没有看见她。女孩可能是去偷懒了。
汤姆在听到妹妹的名字的时候,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他知道塞西莉亚绝对又是将自己的活交给别的孩子去干、然后偷偷跑回他们的小房间里睡觉去了,不过他是不可能把实情告诉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的中年女人的。
于是汤姆·里德尔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说道:“塞西莉亚今天不太舒服,我把她的那一份也做了,可能她现在正在房间里休息。”
塞西莉亚的身体状况的确不如汤姆健康,可能是因为在娘胎里营养被汤姆抢走了一部分,所以她算是一个比较虚弱的小孩,常常会有些小病小痛。
尽管不是很满意他的解释,但一想到那小女孩的活也算是干完了之后,科尔夫人也就失去了深究的兴趣。
她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看汤姆的脸庞以及他手上的书之后,迈着她那匆忙而又歪歪斜斜的步伐离开了汤姆所在的庭院的角落,回办公室去了。
微笑着看着科尔夫人直到她转身之后,汤姆脸上的表情马上恢复了寒冰一般的冷漠。
被这么一打断,他失去了继续阅读手中这本麻瓜书籍的兴趣,同时他也不想被那些粗野不堪、毫无教养的麻瓜儿童打扰。
看了看孤儿院的院落里一片破败寒酸的景象,汤姆·里德尔站起身来,他决定回自己的房间,继续思考一下关于未来的问题。



塞西莉亚躺在床上,一直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她好像看见了一个年轻英俊的少年站在一个移动的楼梯上,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又似乎身处于一个巨大的城堡之中,但是仔细看去自己仍在孤儿院这个破旧肮脏的小房间里。
但是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实际上,这种梦幻的感觉比起在孤儿院里无所事事的清醒状态要有意思的多。
对于那些弱小的孩子孤儿院的确是艰辛并且痛苦的地方,但是对于塞西莉亚这样的小孩而言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孤儿院更轻松更无聊的所在了。
她这时又醒了过来,视野里全是破烂的天花板,身下是被洗过无数次因此发黄潮湿的床单,室内蔓延着一股淡淡的霉味。
现实是如此令人厌恶。塞西莉亚坐了起来,想到了之前汤姆给她看的书中那个厌世的主人公,她忍不住叹了口气。然而这就是现实。
“塞西。”
汤姆稚嫩平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他站在门口,望着坐在床上的女孩。塞西莉亚看向他,神情恹恹地扯了扯嘴角。
“我好累啊,汤姆。”
男孩走了过来,坐到她的旁边,将书递给了她。
“我知道。”他说。
“我们为什么不能就现在离开这里呢?这世上没有比这里更糟糕的地方啦。”女孩接过书,然后伸手抱住了男孩瘦弱的身体。
“你才九岁,你太小了。”
“我们都是九岁,是的,九岁。”
汤姆低下头看向环住了自己的腰、仰头望着自己的女孩,笑了笑。她一脸不满与委屈,但是眼中写满了对于兄长的依赖,像一只可怜的小猫。
看着与自己极其相似的脸上呈现出那样娇弱的表情,汤姆·里德尔的内心产生了一些颇为奇怪的感受。他伸手摸了摸塞西莉亚的脸颊,表情变成了与他的年龄极其不符的深不可测的笑容,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不要担心,我亲爱的小妹妹,我们不会在这里呆太久的。”
“你要相信……我们是与众不同的,无与伦比的。”
汤姆安抚似的话语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孩童特有的稚嫩声音轻柔模糊,但是又暗藏着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
塞西莉亚一直坚定地相信着自己的孪生兄长所说的一切,她点了点头,握住汤姆的手。
虽然他没有直接告知她为什么他一直都在说他们是“与众不同”的,但是从每次她的身上发生非同寻常的事情时汤姆波澜不惊的反应可以看出,她的哥哥一定是知道什么的,只不过他认为现在不是告诉她的时候而已。
女孩笑了起来,她轻轻地捏了捏汤姆的手指,然后让两人的手指交叉在一起。
这是一种亲昵的小动作,但是对于汤姆•里德尔而言这始终会让他感觉不太舒服,不过他从不会表露出来、他需要他的妹妹依赖他。
“对了……汤姆,今天我发现我可以让东西浮起来了。”
塞西莉亚高兴地说道,她卧在汤姆的腿上,一只手指向打开着的旧木柜里的一个小铁盒,眼睛紧紧地盯着它,像是在试图看穿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似的。
“你瞧,我可以让它浮到我想让它去的地方。”
只见过了一会,小铁盒歪歪扭扭地飞了起来,以一种颇为艰难的姿态在空中漂浮着,跟随着塞西莉亚的指示来到他们的床前,最后如释重负般地掉在了地上。
铁盒落在地上的声音有些尖锐,汤姆·里德尔的目光从铁盒上一扫而过,停留在枕着自己大腿的妹妹的脸上。他有些惊讶于塞西莉亚对魔力的控制力,一个九岁的小巫师能做到这一地步足以说明她的天赋极其惊人。
“很好……塞西,你做得非常好。”
赞许地摸了摸女孩柔软的黑发,汤姆终于颇为真实地笑了笑。
“还有其他人见到这个了吗?”
“不,我不会让别人见到的。”塞西莉亚说,“这是我和你的秘密,不是吗?”
汤姆微微颔首,漂亮的灰蓝色眼睛里闪过一丝难以觉察到的红光。
他想到了两年后将会来到这所孤儿院里、带领他们走向巫师世界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到那时不知道他的孪生妹妹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保守他们之间的秘密,毕竟最伟大的白巫师的魅力可是难以阻挡的。
塞西莉亚在他刻意的保护下比起当时的汤姆·里德尔要更纯粹、更天真得多,他无法否认有一种可能、塞西会被邓布利多蛊惑。
“……汤姆?”
女孩纤细的声音此时响了起来,将汤姆·里德尔从他繁杂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塞西莉亚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形状比他要柔和一些的眼睛澄澈干净、毫无杂质。
这是一双真正的,孩童的眼睛。
与他完美的伪装完全不同,她是绝对纯洁的。
汤姆按压下心中陡然生出的暴虐的情绪,他反握住女孩的手,几乎称得上是温柔地拨开散落在她脸颊上的发丝,
“没事,我亲爱的塞西,我只是……”
“想到了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是吗?”塞西莉亚眨了眨眼,“我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会解决得很好的,汤姆。”
听到她的话,汤姆沉默了下来。
他仔细地观察着塞西莉亚的神情,想要发现什么虚伪的端倪,但是他失败了。
九年以来,塞西莉亚对兄长的无条件信任被他培养的很好,她并不像“那个”汤姆·里德尔一样多疑敏感,她也不会是他。
“我很高兴你这么信任我,亲爱的。”
汤姆喃喃道,眼里飞过一抹喜悦。
“我会尽力去达到你对我的期望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汤姆。”
塞西莉亚坐了起来,双手捧住他的脸,亲了亲他的脸颊。
“你是无所不能的。”
是的。
汤姆·里德尔闭了闭双眼。
我是无所不能的。


评论(6)

热度(28)

  1. hywelAnaa 转载了此文字
    等更(*/ω\*)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