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原创/bg】甘 01

高中生早恋的现言
清水(?)并不
男主女主 一个粉切黑一个黑切粉 可以猜猜谁是哪一种
傻白的小甜饼 粘哒哒甜腻腻的恋爱故事
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

————————————————————

现在是上课时间。
但是谢棠棠站在教室门外,很显然,她再次被老师罚站了。
接近正午的阳光透过走廊上的窗户泄了一地,明晃晃的,乍一看有些刺眼。
有风吹过,少女的裙摆摇曳起来。
只有老师颇有激情的讲课声一直可以听见,其他就只是几不可闻的微弱声响。
谢棠棠看起来完全放空,她已经习惯于被老师赶出教室,并且擅长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最佳发呆状态。
静立着的少女,明亮的走廊,倒是一幅校园日常的画面。
谢棠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身子突然晃了晃,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教室门口。教室里的老师根本没有注意她。
噢。
她想起来这节课是高二理十的体育课。


操场上满是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气氛活跃。篮球场上甚至打起了比赛,欢呼声与加油声交织着,气势十足。
远远地,有几个女生瞧见一个纤细的身影慢悠悠地从教学楼走来。
身影走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是个相当漂亮的少女。与一般女高中生不一样的是,她的漂亮并不清纯甜美、反而有些令人不安。
“那个就是谢棠棠啊。”
“是吗……我听说她……”
“对啊对啊,她就是……”
“哎呀别讲了别讲了,她走过来了。”
女生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小,当谢棠棠从她们身旁走过时,已经无人说话。
所有人都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目光里满是赤裸裸的探究。
谢棠棠停在一个看起来比较友善的矮个子少女面前,似乎是询问了她什么问题,然后微微颔首致谢。
她走向操场边上的一块草地,隐约能看见有个人躺在那里。
“果然又是来找郗北徵的。”
“她这么明目张胆怎么没老师抓她哦。”
“没办法,谁叫她家……而且郗北徵成绩也没掉,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
“啧,郗北徵怎么看上她的,这种……靠爹妈的,自己又一无是处,除了一张脸还能看以外。”
“郗北徵就是看上她的脸了吧,用脚趾想想都知道。”
“哎呀你真是……”
女生见她直接坐到草地上、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便又开始热烈讨论起了谢棠棠的八卦。
谢棠棠与郗北徵,一个高三一个高二,一个文科一个理科,一个女一个男。
这两个人向来是淮大附中师生聊天的第一谈资,并且两个人早恋还无比高调的样子使得这个谈资经久不衰、甚至还有越演越烈之势。
但是似乎谢棠棠与郗北徵两人都并不在意这件事,毕竟高三还敢直接逃课去谈恋爱、还会在意别人的八卦的话倒显得奇怪了。
更令大家感到奇怪的是,居然没有老师去干涉他们,更不要谈让他们分手了——连谢棠棠的班主任老徐都对她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了。
毕竟,谢棠棠本来就不是个读书的料,从出生开始成绩一直砸到现在,而郗北徵的成绩稳如泰山的、也有着淮大的保送资格。
所以,真是一对令人羡慕不已的年轻情侣。


郗北徵在谢棠棠坐下来的同时直起了身子,然后拍了拍粘在她裙子上的草屑。
十七岁的少年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是又由于自己的恋人的到来显得十分愉快。
谢棠棠两只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形的,她拉住郗北徵的手,毫不掩饰地摸了摸他的小臂。
“小郗你都被晒烫了。”她按了按少年小臂上紧实的肌肉,说道,“烫死了。”
“你又逃课,总有一天老徐要被你气死。”郗北徵反握住她的手,懒洋洋地说,手指摩挲着少女稍显冰凉的肌肤,“还不如来和我一个班,省事。”
谢棠棠凑近他,鼻尖几乎抵着他的脸颊,她故意呼吸得很重,温热的气息直接吹着他。
“小郗,你也太傻了吧。”她说,“学姐要是跟你一起毕业学姐怎么出轨?”
听到这玩笑似的话语,郗北徵轻嗯了一下,向她那边侧过头去。
“你想被我报复啊。”他说。
少年的眼神很认真,谢棠棠无言以对。
“你就是这点玩笑开不得。”过了一会,她道,“我要是哪天跟你分手你会杀了我吗?”
郗北徵并没有出现任何惊讶的情绪,他捏了捏她的手指,脸凑近她的,亲了亲她的脸颊。
“不会,我可舍不得杀你,你这么可爱。”他一下子又笑眯眯的了,谢棠棠也笑了出来,眼睛弯成月牙形的,“你也不敢嘛。”
谢棠棠点点头,抱住他的手臂,半靠着他,闭上了眼睛。
“……而且,要是有分手这种情况,肯定是我们某一方出了问题。”郗北徵补充道,声音越来越轻,仿佛飘渺的风,“要不然就这样,我放把火我们一起死吧。”
“你真是……”谢棠棠叹了一口气。
她从与郗北徵交往开始就知道虽然他的确是一个完美的恋人,但隐藏在那完美的表面之下、他的内心深处却存在着有些病态的心理。
说实话,她并不讨厌这种略显病态的爱,因为这给了她一种极大的愉悦——来自一种扭曲的对等感的愉悦。不过有些时候这的确会让她颇为头疼。
比如现在。
谢棠棠向后倒去,将郗北徵压倒在地上,然后翻身坐在他的身上。
少女柔软的手一只覆住他的眼,一只顺着他下颚的线条抚摸着。
“为什么非要死呢?”她无奈地笑了笑,“活着不好吗?”
“大不了你把我关起来、或者我把你关起来啊,这样多好。”
“你说呢?”
话音未落,郗北徵伸出手把她拉倒在自己的身上,将她搂在自己怀里。
风大了起来,吹散了谢棠棠的长发。身旁的青草有些扎人,使得两人忍不住皱了皱眉。
少年的躯体像一把火,完全包裹住了少女,并且熊熊燃烧起来。他身上那洗衣液、沐浴露还有轻微的汗味交织而成的气味让谢棠棠不禁微微颤抖。
“棠棠。”郗北徵低低地呼唤她的名字。
“我真喜欢你,阿徵。”谢棠棠认真地答道,“我真喜欢你。”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