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OW/bg/狙击组/半藏X黑百合】异国情人 上

希望大家滋词一下我的新文 啵啵

小炸鸡:

bg cp:半藏X黑百合
基友强烈要求下先写狙击组 爱情向
有二设 请假装这是一个平行空间 觉得不合理不要告诉我(谢谢
半藏ooc 黑百合ooc 大家都ooc(我必须得让他们搞上是不??进度就是要快!!
喜欢请评论 夸我 这样我写的会更快
此是上部分
祝大家看文开心

———————————————————————

18岁的艾米丽·拉克瓦和23岁的岛田半藏。
日本,东京。



岛田半藏奉父亲之命来到东京处理一些事情。
其实只是一些与东京本地组织的纠纷,当他解决完它们时,距离父亲要求的时间界限还有一周。
半藏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为父亲的不信任而不满,还是应该为这多出来的一周休息时间而高兴。
他不应该放松。雨夜一个人行走在东京街上的半藏想到。本家还有很多事需要他——而源氏是根本没法指望的。
但是半藏却忍不住想要停下来喘口气,明明东京是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城市,可他却想在这里停留。
岛田家是他的荣耀之源,也是他的压力之源。半藏从有意识开始就被告知自己是岛田家的继承人,而他必须配得上这个身份。有时候他也会对自己那不学无术的弟弟产生一丝类似羡慕的情绪。
源氏20岁,可以整日玩乐。半藏23岁,但必须承担责任。
“Excusez——不,す…すみません。”
半藏撑着伞,向岛田家在东京的宅邸走去。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声在他的身后响起。
法语?
他转过身去,看向那人。
只见一个西洋少女扶着墙壁,黑色的长发因雨水而贴在她的脸侧、与浓重的夜色融为一体。她看起来不太妙,一股淡淡的酒气萦绕在她的周围。
“请问您知道、呃……丸内酒店,在哪吗?”西洋少女因为酒醉而有些口齿不清,但醉意配上她那带有明显法兰西口音的英语、在他听来有种莫名的味道。
半藏当然不是什么绅士,或是好人。但是举手之劳他并非不会去做。
眼前的法国少女微眯着眼看着他,金色的眼睛里满是迷茫。雨水洒落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格外狼狈。
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个丸内酒店在哪。
“抱歉,小姐。”半藏说道,将伞向法国少女的方向移了一点。“我并不知道丸内酒店在哪。”
日本青年的英文发音已经算得上标准,但法国少女仍是一脸茫然。
“麻烦您告诉我……丸内酒店的方向,行吗?”她再次重复了一遍问题,“我想我有些醉了。”
说完,她突然伸出手来握住了半藏所持的伞的伞柄。
冰凉潮湿的女性肌肤与温热干燥的男性肌肤有了接触。
半藏像是触电一般瞬间松开了伞柄,纸伞就这样倏地掉落在了地上,溅起水花。
“噢……”法国少女有些讶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再低头看了看坠落在地的伞,“抱歉……先生。”
“我想我应该……醉了。”
半藏这时候才正视面前的女性的脸。
她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黑发与白肤相衬,看起来有些病态。而她的眼,像是被一层薄纱笼罩,有着朦胧不清的歉意。
她竟然挂着一丝微笑。
半藏无言,雨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并且顺着他的脖颈线条滑入他的衣领之中。
“我想我不知道它在哪。”
身着黑色和服的青年静静地说道,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这次法国少女听清了,她张了张嘴,眨了眨眼睛。
“好吧。”她说,然后弯下腰去捡起了那把伞。“你的伞。”
“谢谢你……还有,抱歉。”
法国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将伞递向他。
半藏没有接下,他摇了摇头,抬手把伞往少女推了推。
“拿着吧。”他说道,“雨暂时停不了。”
听到这话,法国少女轻轻挑了挑眉。她打开了伞,白色的伞面在灯光的映衬下有些发黄,一个黑色的龙徽章画在上面,看起来挺有韵味。
半藏看她将伞撑了起来,于是就微微颔首,准备转身继续朝岛田邸走去。
“谢谢您的帮助……”少女朝他说道,扬起了一个略带醉意的笑容,“噢——等等。”
和服青年已经迈开了脚步,但他还是礼貌性地停了下来。
“我能……well……知道您的名字吗?”她问道,又感觉到有些冒昧,补上一句,“噢……我想把伞还给您。”
半藏沉默了一会,觉得自己应该拒绝告诉她。
可是不知是不是东京这个城市本身就具有一些魔力,还是雨夜让他的大脑不太清醒。半藏侧过脸去,目光投向少女在雨中模糊不清的金色眼眸,突然觉得一种难以言述的情绪从他的胸膛涌向他的喉咙。
她是个来旅游的法国人吧。告诉她也无妨。
半藏想到,这个念头愚蠢得让他快要嗤笑出声。
你在想什么,岛田半藏。
……
“岛田半藏。”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
半藏默然。
“Shima……ta?不,Shimada……Hanzo。”法国少女重复了几遍他的姓名,尤其是名字,“Hanzo……我记住了。”
你记不住的。
半藏忽然想起这个少女其实已经处于醉酒状态的现实,心下不禁一松。他有意地忽视了自己的名字被不经意呼唤许多次的事实,还有自己心中因此而产生的陌生感觉。
不过是萍水相逢。
“Hanzo先生……我叫艾米丽。”她轻咳了几声,“我会……还你的伞的。”
“谢谢你,再见。”
名为“艾米丽”的少女话音一落,半藏便再次迈开了步伐。
身着黑色和服的青年的背影在东京冷冷清清的雨夜里显得很孤寂。路边的灯光照在随他的动作而起伏的衣料上形成了无声的影子。
艾米丽撑着伞,站在原地,看着他远去,一阵刺骨的冷意从她的皮肤深入下去。
冷冰冰的东京有着冰冷的雨,但是人却挺热心的。
她抹了抹手臂上的水,转身、脚步略有些踉跄地离开了。



艾米丽·拉克瓦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歪歪斜斜地躺在酒店的床上。
闭上眼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她是如何回到酒店的已经记不清了。只有深夜雨水打在她皮肤的潮湿感、打在地上的滴答声还清晰无比。
一个日本男人。她记起来了。她醉得找不到方向,于是就拦下了一个路过的人。
艾米丽将目光转向自己的身边,一把纸伞正静静地躺在洁白的被子上。
“Shimada……Hanzo。”
她的手指拂过同样洁白的伞面,艾米丽呢喃道。
她的记忆力一向好极,尤其对于自己想要记住的东西。即使酒醉了,该记住的还是要记住。
高大的日本男人身着黑色和服的身影,还有那沉默的锋利的眼神。
艾米丽舔了舔唇,一种难以言喻的战栗感流过她的血管。
日本真是个神奇的国家,随便一个路人都能有那样的眼神。
她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的法国少女黑发杂乱,皮肤苍白,全身上下只有一套紫色的内衣。但是她黄金色的眼却明亮无比,像是有火焰在其中燃烧,
艾米丽将手指插入发丝里,随意地捋了捋。
她想她应该先洗个澡。
……
昨晚的男人好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那么他的家一定就在那个club附近。
艾米丽从浴缸中站起来,无数水滴顺着她的身体线条滑落下去,砸碎在地板上。
她拿起一块毛巾,随意地擦了擦头发。
没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侦查能力竟然在这种地方发挥了作用。
“还想去银座看看,看来得花点时间在……”
她自言自语道,扔掉了毛巾。
随便挑出一条连衣裙,艾米丽涂了下口红,穿上高跟鞋,拿起伞就出门了。
昨晚她光顾的那个club似乎是在涩谷,那就去涩谷去找吧。
而且……在这个时代还能日常穿着和服的人,应该不会住普通的公寓吧。
艾米丽漫无边际地猜测到,顺着导航走到了酒店附近的地铁站。她很讨厌人多的地方,但是,这里是东京。
东京是世界上最繁忙最拥挤的城市之一。
不像安纳西,也不像巴黎。
涩谷人也非常多,与夜晚的它不一样的是,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上班的人,而非寻乐的人。艾米丽穿行在他们中间,神色漫不经心,正红色的口红在阳光下艳丽得像血液。
“……?”
突然,她眯起眼来。
她已经走到昨晚她与那个日本男人相遇的地方附近了,只没想到会这么巧——不远处,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站在那里。
他今天穿的是浅灰色的和服,黑色的中长发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古典的气息。艾米丽不是很懂如何评价东方人的长相,但是青年那骄傲如雄狮又冷寂如孤狼的眼神却令她忍不住惊叹。
很棒的眼神。艾米丽快步走上前去,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有点危险呢。
他似乎看到她了,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青年漠然坚毅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
艾米丽站到半藏的面前,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暧昧微笑。她将伞递给他,苍白细长的手指上涂着暗紫色的甲油。
“Hanzo先生,谢谢你昨晚提供的伞。”
法国少女清醒时的声音与醉酒时的声音相差不大、都是一样的沙哑,只不过多了一丝慵懒。她就是个典型的法兰西女郎,从发丝到指尖,全部都是法兰西的味道。
半藏似乎没有在意她直接呼唤自己的名字,只是点点头,接过伞去。
“不必。”
他说,说完便转身要直接离去。
但是艾米丽却像是没有看出他的冷淡一般,走到他的身旁,用那法国腔调的英语略带笑意地发问道:“Hanzo先生……不是东京人吧?”
他的名字自她的喉咙中发出、从唇齿间跳出来,染上一种了前所未有的气息,像是红酒蒸发后形成的酒雾。半藏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是的。”
艾米丽发出一串低低的笑声,她那金色的眼正对着光、显得更加耀眼,半藏看到了那其中泛着的光芒。
“果然如此。”她说道,撩了撩散落在肩上的发丝,“冒昧问一句,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听到她的问题,半藏轻轻地皱了皱眉,不作回答。
艾米丽毕竟是个善于察颜观色的女人,看到他的反应,她毫不尴尬地眨了眨眼,风轻云淡地跳过了这个话题。
“东京是个富有东方风情的城市,令人着迷。”她自然地一转话锋,“你觉得呢,Hanzo先生?”
“东京是个坚硬而柔软的城市。”半藏开口道,男人缓慢低沉的声音令艾米丽侧目,“你说的没错。”
“那么,Hanzo先生,你比较喜欢哪个区呢?”艾米丽说,“对于我而言,新宿是最好的。”
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会比较喜欢皇居所在的千代田吧。她猜到,目光移向他的袖口,那里用银线绣着繁复的暗纹。大和民族?
“应该是浅草。”半藏想了一会,答道。
“噢?”艾米丽猜错了,金色眼眸中闪过一丝错愕,“居然是浅草吗?”
半藏侧过脸去看向她,眼神中含有浅浅的疑问。
“浅草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她轻笑一声,“只是我猜错了而已——我以为你会比较喜欢千代田呢。”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问道。
“因为我觉得你是那一种……”艾米丽舔了舔唇,湿润的嘴唇看起来更加艳丽,“正统的古典式日本青年呢。”
半藏将自己滑向她的嘴唇的眼神移开。
“很遗憾,你猜错了,小姐。”他说,语气恢复了冷淡。
艾米丽见他如此,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错误是正确的开始,我想——Hanzo先生,你去过浅草吗?”
半藏颔首。
“介意我邀请你再去一次吗?”黑发的法国少女金色的眼弯成月牙,原本美艳动人的长相因此多了一点天真的韵味,“和陌生人旅行是件有趣的事情。”
她直直地看向他,而青年近黑色的眼看起来似乎波澜不惊。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其实想来,一个陌生的女人提出一起旅行的邀请,除非是精虫上脑的男人,正常人都会怀疑其图谋不轨的吧。
艾米丽有些担心他会拒绝。
这个男人对于她的吸引力很显然太大了一些,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加接近他。
“你的名字是艾米丽。”久久的沉默之后,半藏开口道。
“没错。”艾米丽的手指绕了绕垂下来的发丝,“艾米丽·拉克瓦。”
半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今天时间不早了。”他说道,“只有明天。”
噢……
艾米丽笑了起来,笑容如同盛放的鲜花,但是又比鲜花更加令人沉沦。
好男孩。
“那么明天见,Hanzo先生。”少女沙哑慵懒的声线越来越低,她的眼闪烁着光,“明天……在这里见吧。”
日本青年微微颔首,他看起来一片暗沉的眼实际上昭显了一个事实:
艾米丽对他也有同样的吸引力。
而艾米丽看透了这一点。
她投向半藏一个盈满笑意的眼神。
“好男孩。”
法兰西女郎用几不可闻的音量呢喃道。


-TBC

评论

热度(58)

  1. 尼库。yuux 转载了此文字
  2. 尼库。yuu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