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OW/bg/医闹组/死神X天使】复生

这次是医闹组

小炸鸡:

短篇 一篇在一堆医闹组甜文中寂寞的虐文 真·虐文
关键词 #老情人##仇恨##温柔一枪#
【这屎里没有糖!!!!!!】
剧情狗血老套 真的毫无甜分
骂我吧(笑

———————————————————————
001
加布里尔·莱耶斯已经死了。
“……”
安吉拉·齐格勒从梦境中惊醒,梦境中那无比逼近死亡的感觉让她窒息。就像是溺水一般,她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汗水浸透了她的衣服。
她坐了起来,仿佛在挣脱那带来无尽恐惧的梦魇。
白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使一切黑暗无处遁形。但她用手背挡住了双眼,不愿意看到明亮的光芒。
安吉拉的回忆只会存在于阴暗的角落,一旦遇见光明,就会像被逼入绝境的困兽、将自己杀死。
其实她本不应该惧怕一些回忆、一个噩梦,或者说一些对于她只有负面影响的东西。她是一个医生,她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她接触到的死亡太多太多了、有时候她甚至会对此感到麻木。
但安吉拉却依旧永远无法对死亡释怀——因为一个人的死亡。
他是死了吗?
安吉拉不禁拷问自己。
还是活着呢?
坐在床上的金发丽人控制不住盈满眼眶的泪水的溢出,她的手背已被沾湿。安吉拉咬住下唇无声地抽泣着,苍白的脸庞在光照下显得有些透明,比起真人更像是个幻影。她的绝望只能在在自己制造的黑暗中释放。
不——不是。
她回答道。
这就是她的梦魇。
在她的手上,她濒死状态的爱人,变成了不死不生的怪物。
加布里尔·莱耶斯已经死了。
而生存下去的则是死神。
安吉拉尝到了鲜血,还有嘴唇传来的疼痛感。铁锈般的味道在她的口腔里弥漫开来,竟有种莫名的苦涩。
是她亲手将莱耶斯推入地狱的。
是的。
“求你……”
她无力地喃喃道,脑海里再次开始浮现出那些噩梦似的画面。
“莱耶斯……”


她真想告诉众人。
他们所说的天使,其实是个恶魔。
亲手杀死爱人的恶魔。


002
“——你觉得这能成功吗?”
“也许吧,但总比不救他要……”
金发女人带上了手套,蓝色的眼中半是绝望半是期冀。
“往好处想。”她勉强地扯出一个惨淡的微笑,“他这算死在我怀里了。”
“齐格勒博士……”
“别担心。”
安吉拉·齐格勒将口罩戴好,裸露在外的肌肤苍白而毫无血色。
“尽力而为。”
这位医术精湛的医生知道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的存活几率不到5%,但是一旦运用了基因改良技术,这个几率可以提高到10%以上。
尽管基因改良技术尚处于研发阶段,可她不得不冒险。
因为她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离去而不做出任何改变。
怀着这样的想法,安吉拉开始了这台性命攸关的手术。
“博士——!!!”助手突然大喊道。
“病人的细胞发生了异变!!!”
“——什么?!”
还在为莱耶斯注射试剂的医生转过头去,看向那显示着男人身上的细胞与基因状态的光屏。
在光屏上显示的细胞状态已经无法称得上正常——甚至正以不断加快的速度变得无比奇怪。
安吉拉的瞳孔一缩,目光从光屏上移到了莱耶斯的脸上。
医生突然感到全身如同被电击,她无法停止颤抖——她看着男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萎,自己却无能为力。
细胞在死亡。
他在死亡。
她的爱人,加布里尔·莱耶斯在死亡。
上帝啊。
“……停下……”
这不是他的结局——
她想要尖叫,但是最终发出的只是从喉咙里挤出的几丝微弱的呻吟。
大脑在飞速运转,但是却得不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方法。
“博士!!!你看!!!”
助手又在叫她,安吉拉转过头去。
那光屏显示着莱耶斯的细胞正在复活。
这到底是……
医生蓝色的眼里全是震惊,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
果不其然,莱耶斯的脸上又出现了生命的痕迹,血液又开始充满血管、开始流动。
就像是把刚剥离出身体、还鲜血淋漓的心脏塞回它原来的位置一般,安吉拉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向她袭来。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那复活到最佳状态的细胞再次开始了衰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真的从未见过这种状况,甚至在基因改良技术的报告中也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的出现。这与平日里接触的病症截然不同,她根本想不出应对的方法。
在医生跌入绝望的深渊之中时,那躺在手术台上的本应该是陷入沉睡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一瞬间,安吉拉转过头去,看向莱耶斯。
她看到莱耶斯声嘶力竭地狂吼着、那无尽的痛苦折磨得他面目狰狞。全身的血管就像是被不断地充气放气的气球,不停地收缩着。
他从未这么痛苦过,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无法死亡,也无法活下去。
他全身的细胞极快地死亡,然后复活。循环反复,让他根本来不及察觉自己是否是生还是死。
安吉拉看着他,觉得似乎有一双手扼住了她的脖颈,并且越来越紧,让她无法呼吸。
医生的手指一松,光子手术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伸手去握住莱耶斯的手,即使这会伤害到她。但她想触碰他。
“——啊啊啊啊啊啊——”莱耶斯咆哮着,全身的肌肉都在扭曲,“———A、A、An——”
安吉拉忍住手上传来的疼痛感,她听出来莱耶斯是在呼唤她的名字。
“莱耶斯……”她看到男人的眼球已布满了血丝,而他看她的眼神让她心惊胆战,“……不……”
“——An——I———I——啊啊啊啊——”莱耶斯望向她的眼神的眼神爱恨交织,但更多的是恨意,“——Cu——urse——You————”
“不………莱耶斯……求你……”

咔。
画面突然破碎了,一道剧烈的白光覆盖了她整个视野。
没有莱耶斯的脸,没有莱耶斯的咆哮声,没有莱耶斯的诅咒。
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还有痛苦。
梦醒了


003
“一枪,一个。”
蓝色皮肤的美人躲在隐蔽的高台上,瞄准了下方的敌人。她舔了舔唇,勾起一个血腥而美丽的微笑。
黑爪与守望先锋在直布罗陀这场战斗,双方似乎都不约而同地派出了各自的最强阵容。死神与黑百合以及一干黑爪的精英成员,对上莱因哈特、76号、托比昂以及天使。
低笑着射出一枪,子弹精准地穿透了目标的身体。黑百合黄金般的眼微眯,里面闪动着冰冷的喜悦。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瞄准镜视野中。
“噢……”黑百合低低地说道,“天使……”
握着天使之杖为同伴疗伤的天使此时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她抬起头来,看向黑百合隐藏的地方。
她知道她在这。
身着女武神战服的医生皱着眉,半扛着陷入昏迷的同伴,躲到了附近的掩体后。
黑百合忍不住轻笑起来,她其实对这位仁慈的医生并无太大恶感,但是两方处于对立阵营就注定她可能会死在她的枪下。
移动枪口,黑发美人对准了另一个出现在她视野中的人——
“啧。”
死神。
身形高大的男人带着白色的面具,黑色的斗篷使他看起来如同真正的死神,令人毛骨悚然。
他掏出双枪,指着掩体后的天使,但是并没有扣下扳机。
他们似乎在进行一场对话。
黑百合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她听说这两个人曾经是一对,老情人见面叙叙旧也是正常的。
不过嘛……她撩了撩头发。杀戮是必须发生的。
她挺想看情人反目相杀的情景的,尤其是发生死神这个令人厌恶的男人身上的。假如天使被杀了,那倒是为她省了点事;但假如死神被杀了,可能会添很多麻烦。
还是得……留一手。
转回去看那两人,死神看起来相当激动,他向前走了几步,好像是要扣动扳机了。
接着天使也出现在了黑百合的视野之中,金发的医生微皱着眉,却没有将自己的权杖收回、换成手枪。她看起来毫无防备,不知道这是不是有意而为。
她直面着死神的枪口,神情复杂。
“真是……”
黑百合有些遗憾自己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了。
她将枪口对准了天使。


004
死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安吉拉,那个亲手将他送到地狱的女人。
他从来都不是个冷静的人,尤其在遇到自己最恨的人的时候,他恨不得立马拔出枪来将她杀死。
但是在看到她惊愕的脸以及那一如往昔的蓝色双眼时,死神却有些迟疑——他本不应该产生这种情绪的。
安吉拉·齐格勒看起来没有变化,还是美丽、坚定、全身散发着圣洁的气息,仿佛她就是真正的天使。
伪善的女人。死神嗤笑,将枪口对准她。
“——莱耶斯?”
安吉拉蹙眉,将昏迷的同伴挡在身后,看向他的眼神复杂。
“你在叫谁?医生。”死神嘲讽道,声音阴森低沉、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你在——求我不要杀了你吗?”
“你……”安吉拉张了张嘴,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你知道我并非此意。”
“哦……?”他用一种极其恶劣的口吻发出质疑声,然后大笑起来,“别怕,医生,死亡是件很美妙的事情。”
“但是你却害怕它?”
“为什么呢——医生?”
安吉拉昂起头,直直地看向他,那目光像是一把利剑穿透了他的面具,刺入了他空荡荡的胸腔。
“你知道原因,莱耶斯。”她说,“尽管讽刺我吧,这是我应得的。”
应得的——?
“你应得的不是讽刺,医生。”
死神感到愤怒之火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他真想撕破这女人虚伪的脸,然后掏出她的心脏,吃下它,最后将她挫骨扬灰。
“当时,为什么你不先在你身上试试药剂呢?”
他一步一步逼近了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她的喉咙。
“我求你让我死去——而你却做了什么?huh?'Mercy'。”
安吉拉闭上了眼,像是不愿反抗的羔羊。她无法反驳他的质问。
死神很清楚她的私心,世界上大概没有比他更了解安吉拉·齐格勒的人了。但是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无法原谅她、对她的仇恨也就更深刻。
“杀了我吧,莱耶斯。”她说道,声音异常平静,“本该如此,我一直在等待这个结局。”
话音一落,她睁开了眼,虹膜在阳光下呈淡蓝色,澄澈并且安静。
安吉拉并不怕自己的死亡,死神也知道。
她走近他,手中的权杖一直没有放开。
“又是这样,医生。”死神见她如此,忍不住笑了起来,“自以为是——你总是这样。你以为……”
“你会死得像个英雄吗?”他伸出左手扼住女人纤细的脖颈,将枪口对准她的太阳穴。
那张熟悉的美丽的面孔近在咫尺,但是与曾经不同的是,这里没有甜蜜与幸福,只有怨恨与怒火。
死神的手劲越来越大,安吉拉的脸部开始有些充血。
“这么多年来……我真想一刀一刀割下你的肉,或者斩断你的四肢、让你毫无尊严地活着。”他低声说道,语气充满了恨意,“我亲爱的恋人,为什么你还会心安理得地活着呢?”
“咳、咳……呃——”安吉拉痛苦而艰难地呼吸着,但是她毫无反抗的意图,“你……咳……你……明白……”
“明白什么,安吉拉?”死神用如同情人之间的耳语的语气说道,“哦不,我不明白。”
他突然放开了她。
天使跌坐在地上,洁白的脖颈上有着清晰的淤青。
“我不会实现你的愿望。”死神居高临下地说道,语气冷酷,白色的面具遮盖住了他一切的神情,“痛苦下去吧,安吉拉。”
“莱耶斯……”坐在地上的女人不顾自己的伤势,她仰着头,看着他,眼中盛满了恳求与哀伤,“你知道……”
死神看着她,面具下的脸面无表情。
他还是忍不住放了她。
这种无用的愚蠢的感情已经干扰他无数次了。
不应该,但是无法控制。
“那么下一次,我会杀了——”
“……”
子弹穿破血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安吉拉·齐格勒的瞳孔一下子放大,猩红的血花在她的腰侧绽放。
此时,阳光正好洒在她的背上,她逆着光,神情从震惊变为平静。
“Fine.”
她无声地说道,蓝色的眼一直看着死神。
天使倒下了。
死神右手的枪掉了下来。


-Fin

评论

热度(73)

  1. Zyx_Leian发粮了没yuux 转载了此文字
  2. 啊啊啊啊啊零酱~yuu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