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守望先锋/bg/76X天使】Artificial Love 上

76x天使 新文

炸鸡解解:

警告:天使有黑化倾向 有轻微虐
关键词:#欺骗##痛苦##恋爱幻梦##回忆杀#
此为上部分
噢 下章开车(因为群里小伙伴说先虐后开车比较狗所以233333下章再开车)


001
医生总是告诉自己的病人:少饮酒。
可医生自己能做得到吗?
安吉拉·齐格勒放下酒杯,透过玻璃窗看向远方。
这是个不夜城,灯火酒绿,纸醉金迷是它的代名词。但是安吉拉并不想去尽情玩乐。
“Jack Morrison”
她抚摸着一枚硬币,然后将它放到唇边,烙下轻轻一吻。
一股浓郁的酒气弥漫在整个空间里,金发的医生再次倒满了一杯酒,金黄色的酒液里浸泡着透明的冰块,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淡淡的水光。
她就像那些酗酒无度的颓废者,将脑袋放空,只关心那玻璃杯中的液体——能麻痹痛苦、带来短暂幸福的液体。
一口饮尽,安吉拉捂着嘴,发出了轻笑声。
她那蓝色的眼中满是迷离与浑沌,金发早已散落下来,高跟鞋也被踢到角落去。
“……三年了——”
医生口齿不清地喃喃道,语气陡然转变成愤怒。
“为什么——!!”
她伸手将桌上的物什全部扫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噪音。那玻璃碎了一地,威士忌也洒满了一地,看起来凌乱不堪。
安吉拉流下了眼泪,她尖叫着,捂住了耳朵。
“杰克——”
“为什么你不回来——!!”
说完,她跌坐在地上,玻璃碎片穿破了薄薄的衣物,刺入了她的肌肤。
她感到一丝丝疼痛感,但却不知道这来源于何处。
是心脏吗?还是表层的皮肤?
不可能是心脏。
安吉拉扶着床站了起来,有几丝猩红的血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她闭上眼,倒在床上,不管那伤口的疼痛、或是血液是否会弄脏洁白的床单。她很疲惫,可是她却并不想入眠——因为沉眠时比清醒时更加痛苦。
白床单被鲜血濡染,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医生侧卧着,金发像是被扭曲了的光芒。
在三年前她可能从未想过自己的脑内会无时无刻浮现出杰克·莫里森的脸、即使他们是最亲密无间的情人。如今她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想到他。
她的金发爱人。
死去的金发爱人。
在充满了无尽的黑暗的视野中,金发蓝眼的指挥官脸上挂着他标志性的微笑,向她张开了双臂,准备拥抱她。
“安吉拉。”
她恍惚间听到他用柔和的语气呼唤着她的名字。
“来这里。”
安吉拉想要飞奔过去投入金发男人的怀抱,但是她却无能无力——她深陷泥潭之中,无法迈开脚步、甚至无法动弹。
“杰克!”安吉拉喊道,“救救我,杰克!”
指挥官就像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呼唤着她。
“安吉拉。”他说,“来这里。”
“不要走!杰克!留下来!”她看着男人的身影越来越暗、越来越模糊,恐惧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将她淹没,“杰克——留下——”
安吉拉突然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她无声地大喊着,依旧阻止不了莫里森的离去。
看来她真是个废物——不管是现实中、还是在脑海里,安吉拉·齐格勒都无法阻止杰克·莫里森的离去。
这就像是一个诅咒,或是命运三女神的玩笑。莫里森注定死,而安吉拉注定活着。更滑稽的是,活着的那一个痛不欲生,却不敢去死。
安吉拉睁开了双眼,看向头上悬挂的吊灯。
灯光很暗,营造出暧昧的气息。
她躺在床上,只闻得见酒味与血腥味。
那枚硬币依旧紧握在手中,在浑浑噩噩之间,安吉拉只能从这小小的金属上感觉到热度。
也许是杰克残留的体温。
她想到,发出一声笑。
他是那么地爱她,以至于在死了之后都要提醒她:我爱你。
“我也爱你啊……杰克。”
安吉拉呼出一口气,静静地说道。
“别折磨我了。”


002
“我觉得他们应该任命加布里尔。”
穿上外套,守望先锋的新任指挥官、杰克·莫里森看向站在他身旁的金发女人。
“别妄自菲薄,honey。”守望先锋的医学研究部门负责人、安吉拉·齐格勒一边笑着说,一边配合地昂起头接受了爱人的吻,“你是最棒的——虽然加布里尔也很棒。”
“oh,你知道我什么意思,sweetheart。”他再次吻了吻安吉拉的唇,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摩挲着,“那样会少很多麻烦。”
莫里森看起来有些嘲讽,但旋即他就恢复了柔和的表情。
“保证你不会——”安吉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担忧。每一次莫里森执行任务之前,她都会细细叮嘱他一番、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
莫里森笑了起来,湛蓝如天空般的眼眸里充满了爱意与温情。他紧紧地搂住眼前的爱人,将头埋在她散发着淡淡香气的发丝里,蹭了蹭。
“我保证我不会受伤——呃,受重伤。”指挥官在安吉拉的耳畔低低地说,恶作剧般地咬了咬她的耳垂,“别担心,doc,我会替你照顾好莫里森的。”
安吉拉翻了个白眼,她推开高大的男人,摸了摸有些湿润的耳垂,颇为不满地轻哼了一声。
从来都是这样。她想。这个男人从来都是在敷衍她。
但是医生也并不想去戳破他——他有他的使命、有他的责任,有时候这使命这责任必须要靠鲜血才能换来。而作为一名治疗者,她的职责就是让他、他们能够毫无保留地在战场上拼搏。
“如果你断了手断了脚,而我没治好你。”安吉拉望着莫里森的眼,略带笑意地说,“别担心,指挥官,我不会抛弃你的。”
听到她的话,莫里森也笑了起来。男人的笑声低沉而沙哑,在安吉拉耳中,犹如无形的撩拨。她望向他的眼神有些变了。
莫里森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他停下了笑声,低头凑近安吉拉的脸,温热的气息与女人清冷的气息交织着。
男人吻住了她。
他就像杀伐果决的国王,攻掠毫无防备的城池,不费吹灰之力。男人细细地品尝着女人甜美的唇,舌头攻克贝齿,侵入其中。但这侵略中却又带有深深的爱意——如同被荆棘包围的玫瑰,毫无保留地盛开。
安吉拉搂着他的脖颈,配合着他的唇舌,加深了这个吻。
过了几秒,莫里森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瓣,离开了她的唇。
“好姑娘。”他说,声音里暗藏着危险的情愫,“别担心。”
“我不担心。”安吉拉轻声说道,“我会等你,杰克。”
“我知道。”莫里森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金发,扬起一个安抚的微笑,“我的女孩是最好的。”
“我爱你。”安吉拉看着他。
“我也是。”指挥官理了理衣领,拍了拍她的头,“My love.”
说完,他转过身去,毫不迟疑地迈开脚步,向门外走去。
“祝你好运,杰克。”安吉拉眨了眨眼,将有些湿润的眼掩饰得很好。
“……”走到门边的男人脚步顿了顿,然后发出了一声轻笑。
他的背影像不可摧毁的磐石,没有什么能够击倒他。
这是留在安吉拉的脑海内、最深刻的烙印。

003
这几天,安吉拉·齐格勒总是在采访中遇到奇怪的问题:
“请问齐格勒博士,您对于近来新出现的——自称为'士兵76号'的危险人物有什么看法吗?”
她不知道在这种关于纳米医疗的采访中为什么会提到这么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但出于礼貌,她每一次都会微笑着回答道:
“抱歉,我认为这个问题与我们讨论的事情无关。”
可是今天在伦敦的记者会上,有一位记者在提出同样的问题之后、出人意料地又再补充了一句:“有传闻称,这位士兵76号就是已阵亡的前守望先锋指挥官杰克·莫里森,您作为他以前的同事,对此有什么看法?”
话音未落,安吉拉脸上的笑容瞬间不复存在。
这位看起来永远温柔友善的医生此时看起来异常的冰冷,白皙的肌肤在闪光灯下泛着冷光,她浅蓝色的眼仿佛凝结成冰。
“我认为一位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是不会相信所谓的传闻的。”医生毫无感情地回答道,但是她身旁的助理已经明显能感受到那冷漠下隐藏的怒火,“所以对于此事,我不予置评。”
面对着第一次失去那优雅温和的微笑的安吉拉·齐格勒博士,在场的每一位记者都兴奋了起来。他们那敏锐的新闻嗅觉告诉自己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可以挖掘的料,但出于对一位伟大的治疗者的尊重,在场的所有人都识趣地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认为我们今天谈论的重点还是——”安吉拉的嘴角再次上扬,弯成一开始的弧度,但显而易见,这绝对是虚假的笑容,“关于纳米医疗在生活中的运用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里,每一个记者都表现得很有分寸——他们再也没有问任何出格的问题、但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新闻工作者遇到大事时特有的光芒。
安吉拉知道刚刚自己严重失态了,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有何错误之处——每个人都有一块逆鳞、一条底线,这是绝对不能被触犯的。
在任何有关杰克·莫里森的问题上,她都无法冷静下来。
这大概是一种心病。她想。永远也治不好。
在记者会结束之后,安吉拉接过了助理递来的热茶,开始查看最近的援救投入情况。
“噢。”
突然想到了什么,安吉拉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博尔顿小姐,能请你帮我查一下……吗?”
听到她的吩咐,助理博尔顿小姐愣了一下,但随即登入了网络,按她的要求查找着相关的信息。
说实话,她能理解齐格勒博士的心情。博尔顿小姐一边搜索着,一边想到。被人动不动就揭伤疤、的确会非常痛苦。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她打开一张照片,那上面白发战士的身影模糊不清、看不出任何细节,但这是博尔顿小姐能找到的最清晰的关于他的影像了。
“博士。”博尔顿小姐唤道。“这是他最清晰的照片。”
安吉拉看向她,然后将目光转向那张照片。
“……”
照片上的男人,高大,强壮。
他带着面具,护目镜闪着红色的光。
裸露在外的皮肤看起来伤痕累累,而白发则为他更增添了几分沧桑。
“士兵76”。
这是他的名字。
安吉拉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多像他啊。
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可杰克·莫里森已经死了。
杰克·莫里森,她的爱人,已经死了。
她在心里无声地说道。
杰克·莫里森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在那里了。
守望先锋的指挥官,杰克莫里森·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
……
“这就是杰克·莫里森。”
盯着了那张照片一会,安吉拉·齐格勒冷酷地说道。
博尔顿小姐从未见过这样的医生——她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她的金发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她的眼睛如寒冰一般,她的目光仿佛一双锐利的刀。
“……”
“很显然。”她接着说。
“我被欺骗了很多年。”






-tbc.

评论

热度(49)

  1. Anaayuux 转载了此文字
    76x天使 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