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家庭教师KHR】BG/原创女主:上膛 01

•cp:Reborn
•BG向 正剧
•WARNING:OOC有 自设有

——————————————————————————
“……唔。”
闷哼一声,她摸了摸有些钝痛的后脑勺,睁开了眼。
视野范围内一片漆黑、不、严格来说,她大致上勉强能分辨出一些物体的轮廓。
这里大概是个仓库,她看到了摞起来的大箱子。
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醒来?
“……啊……”
一边想着,她一边张开嘴试图说话,但那沙哑干涩的声音随即吓了她一跳——这不是她的声音。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瘦削的脸颊——就凭她所触碰到的地方,她能断定这绝对不是她的身体。
怎么回事?她记得她失手松开了刚从书架上取下来的书、而那本书的书脊正好砸到了她的额头——但她甚至都没有晕过去,只不过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而下意识地闭上了眼——怎么一睁眼她就不是她自己了?
一股冰冷的感觉顺着她的背脊滑了下来,她忍不住战栗起来,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
自己是不是被抓去搞什么人体试验了?还是说这只是在做梦?或者是如同当年她还在中国的时候风行的那种小说里写的——她穿越了?
“不可能吧。”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禁喃喃道。但越想这个想法在她的心底越根深蒂固。“这没有道理啊。”
可是现实却像是在打她的脸一样。她站起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兜里揣着一些似乎是纸张的东西。怀着此地不宜久留的念头,她悄无声息地走出了仓库,来到了月光照耀着的空地上。
借着月光,她看清了纸张上的内容——全是意大利文。
虽然她在大学里自学过基础的意大利文、基本的沟通阅读不成问题,但这种颇为官方的东西、对于她而言应该是稍显晦涩难懂的。
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发现自己可以极为流畅地看懂上面写着的所有内容,就像是她的母语一般,没有任何生硬感。
“到底……”她捏紧了手中的白纸,全身开始颤抖起来,声音里也染上了惊惧的色彩,“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看到了贴在纸张上的彩色照片,还有表格里详细的个人信息——显而易见,这是份身份证明。
那照片上的少女黑发绿眼雪肤,长着一张辨识度极高的脸。她很美,但那种美不属于欧罗巴人种、也不属于亚裔,一个混血儿,但很难辨认出她具有什么血统。
“LENN……”
随着目光的游移,她看到了照片右侧的框中写着的名字。
LENN,全大写,没有姓,只有这么四个字母。
她低声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心底里油然而生的熟悉感让她困惑起来。这明明是她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但却感觉像是这就是她真正的名字——比她在穿越前的名字更让她有归属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LENN……我是……LENN吗?”她呢喃着,目光继续往下,“来自西西里……1961年出生的……LENN。”
1961年?
从她刚刚摸自己的脸的感觉上看,她绝对不可能有五十岁——应该说她完全就是一个少女,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年轻清脆的声音,撑死也只可能20出头。
难道说……她不仅穿越换了个身体,还回到了过去吗?
这个认知让她在惊讶之外生出了更多的不安与惶恐。
“不……这怎么可能呢?”她摇了摇头,想要否认这个想法,然而根本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看来她真的是来到了过去的世界,并且还成为了一个叫做“LENN”的混血女人。
按纸张上的信息推测的话,她身处的地方应该是20世纪八十年代的意大利或者是欧洲的其他地方吧,距离原来的她出生大概还有十年左右。
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作为高中毕业之后就独自去了美国的某所藤校苦读了五年语言学的人,时刻保持清醒与冷静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即使她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也必须得接受啊。
“真是个噩梦啊,LENN。”
她轻叹一声,稍微整理了下心情,然后将手中的身份证明折叠好放入了兜中。
要想找到出路只能先离开这个地方到城市里去了吧。
这样想着,她看向了远处像是大门的地方,朝着那里走了过去。
然而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不过比起时装更像是实验室里那些实验对象的服装一样。
难道她真的是从某个实验室中跑出来的吗?
这种想法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她并没有深思,毕竟这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远远不如离开这个无人之地重要。
而且如果是实验对象的话,身上应该会有哪里不适才对啊。她现在除了有些饿之外,感觉精力还算充沛。
先找到城市再说吧。她摇了摇头,将其他思绪甩出了脑中。其他的都不重要。
这样想着,她走到了这片仓库区的大门口。
不远处是一片灯光的海洋,看起来应该是个大城市,而这里大概是商业区外的物流中心。
找到目的地的她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她踏出了大门,正式走向了那座完全陌生的、八十年代的欧洲城市。
既然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吧。
从现在开始,她就要以“LENN”的身份在这个过去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了。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LENN感觉到自己的脚底有些发疼。看着身边的路上驶过的越来越多的车辆,以及眼前越来越密集的灯光,城市的感觉终于包围住了她。
看来她应该是走到了城区的边缘了。
路边店家的招牌,还有路人交流所用的语言,都在告诉LENN这里是意大利。她隐约记得这个国家的治安并不好,但那是21世纪的情况、她不清楚20世纪的意大利是否也是小偷盛行。
不过她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抢的啦。LENN暗暗地撇撇嘴,对这个情况不知是喜是忧。这也就意味着她连一分钱都没有,所以今晚只能流浪街头了。
可能是她的长相在欧洲人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每个与她擦肩而过的行人都会多看她一眼。这让LENN有些担心会遇上地痞流氓之类的人,毕竟她不仅是个混血,还是个不掺任何水分的美人。
“——喂。”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她的旁边,急停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相当刺耳。LENN听到车上的人喊了一声。
下意识地她转过头去,绿色的眼中闪着警惕的光芒。驾驶座的车窗已经摇下来了,只见一个理着金发寸头的年轻男人死死地盯着她,他看起来应该是个亚洲人,但LENN根本不认识他。
“……?”LENN微微皱眉,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看到她的脸之后,金发男子好像确认了什么一样,身上散发着的气势被他收敛了起来。
“你是……LENN小姐吧。”他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站到了LENN的面前,眼神莫名,“应该是LENN小姐吧。”
这个人是谁?面对这个至少185以上的男人,LENN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看向他的眼神陌生而警惕。难道是LENN的旧识吗?
见她没有回答,金发男人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口中嘟囔道:“也对……六年了啊,当时我还是个毛头小子呢,你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是泽田家光,六年前跟你相处过一段时间。”
泽田家光?完全陌生的名字。
LENN见他没有恶意,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下来。她摇了摇头,开口道:“抱歉,我想我应该不认识你。”
“啊?”泽田家光愣了一下,像是没听懂她的话一样直愣愣地看着她。
叹了口气,LENN说道:“如果你认识之前的我的话,很抱歉,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说到这儿,她苦笑一声,“我刚刚在一个仓库里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知为何,她下意识地认为眼前这个名为“泽田家光”的人相当可靠,并且他看着她的眼神确实是那种看熟人的眼神。在如此迷茫的现状中,能这么巧合地遇到认识之前的LENN的人,选择紧紧抓住他比起流落街头要好得多。更何况她很清晰地感觉到了他对她的善意。
听到她的话,泽田家光的眼底霎时蒙上了一层阴霾。在仓库中醒来并且失去了记忆,这种情况怎么看都相当不正常啊。但是他还是压住了心里刚刚掀起的巨浪,冲LENN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你失踪了六年……LENN小姐。虽然我不清楚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你能平安无事地出现真是太好了。”他温和地说道,侧过身去将后车门打开,“先上车吧,我大概跟你讲讲我之前知道的关于你的情况。”
LENN点点头,低声道了声谢,然后坐到了车内。
“怎么说呢……六年前我还是个15岁的混小子,跟你也不太熟……”家光关上了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但是稍微还是知道些关于你的事的。”
他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一脸无措的LENN,默默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六年过去了,感觉LENN小姐一点都没变啊。仿佛还是当初那个18岁的少女一样呢。”家光试图缓和一下气氛,颇为调侃地说。但回应他的却是LENN惊疑不定的话语。
“没有变化吗……我应该是24岁了吧。”她见家光点了点头,“真的没有变化吗,泽田先生?”
似乎是感觉到了LENN的紧张,家光摸了摸鼻尖,安抚似的回答道:“不是说没有变化,只是变化很小而已。头发比当年长长了很多呢。”
话音刚落,LENN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抱歉,是我太紧张了。”
“啊,没关系,这很正常。”家光看着后视镜里的她,冲她眨了眨眼,“那我开始说咯。”
LENN点头。
“LENN小姐是西西里人,家庭什么的我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家里应该是移民而且没有什么人了——抱歉,然后跟着……”
像是说到什么禁忌的东西一般,家光突然闭上了嘴。
“跟着……?”LENN注意到他断掉的那半句话,绿眼睛里满是疑惑,“怎么了,泽田先生?”
“不——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当时是通过工作认识你的,LENN小姐精通多种语言,很厉害啊。”家光颇为生硬地转过了话头,如同刚刚他什么都没有提到似的,“我只知道这点东西,其他的我就不了解了,抱歉。”
“是吗……”直觉告诉LENN他一定瞒着她什么事,但追问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她感激地看着家光,非常郑重地道谢:“你能告诉我这么多已经很好了,万分感谢。”
家光连忙摇头,说:“不用那么客气。对了,LENN小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听他提到了这件事,LENN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说实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能干什么。按家光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LENN之前应该是做着翻译之类的工作,万幸的是她也是个精通多种语言的人,如果想要生存下去,也只能靠做翻译了。
但不知道LENN有没有学历之类的……如果是她本人的话,藤校学历拿到哪里都不愁找不到工作。可现在她就是LENN,根本不能和以前相比。
思绪转了半天,她缓缓开口道:“我之前应该是做翻译工作吧,不知道泽田先生能否联系上我之前的老板之类的——”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啊,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联系新的工作的。”家光打断了她,灿烂一笑,“正好我这里认识一个需要西班牙语翻译的商人,你应该没问题的吧,LENN小姐?”
诶?LENN愣住了,她眨了眨眼,意识到家光在给她提供一份工作。
“这真是太——”她连忙开口表示自己不想麻烦他,毕竟家光对于她而言只是个以前认识的陌生人而已,根本不用为她做什么事。
“——没问题的,反正他也急需一个翻译。正好遇到了你,真是缘分啊哈哈哈哈哈。”家光笑了起来,语气中多了几分愉快的味道,“那么今晚就暂时住在我那里吧,明天我就把你介绍给他,可以吗?”
什么情况?事态发展得太快,LENN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一小时前她还在担心生存问题,现在却有人要收留她一晚并且给她介绍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感觉像是踩了狗屎运一样。LENN再次郑重地向家光道了声谢,心中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好运吓到了。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