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a

【守望先锋】BG/源天使:一生一事

cp:Gency
warning:BG 圣诞漫画书信梗 甜
祝大家圣诞快乐


1
智械危机的确结束了,但是并非地球上的每一块土地都浸润着和平的气息。战火纷飞的地区依旧战火纷飞,每天依旧有不计其数的士兵受伤。
所以自从守望先锋解散以来,安吉拉·齐格勒博士仍然作为一名战地医生活跃在战争地区。
战地医生的工作并不有趣,危险忙碌,每天都在救人以及被救的状态之间来回摇摆。安吉拉·齐格勒有时候会想,她能坚持这份工作这么久、可能是因为她对于“救人”这件事怀有过深的执念吧。
就像是几年前救下了那个濒死的日本武士一样。
安吉拉记得,大概是两年前,他写信告诉她,他去了尼泊尔,结识了一个名为“禅雅塔”的智械和尚。
信里字里行间透露出他对于禅雅塔的不信任以及安全感的缺乏。
“……我现在经常会怀念起你帮助我再一次活过来的那段时光,博士。”
他在结尾这么写道。
一年过去了,安吉拉断断续续地收到他的信件,从他的措辞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他渐渐地变得信任、变得感谢禅雅塔。他说他拜了禅雅塔为师,并且心灵变得越来越平静了。
“……我觉得我不再是从前的岛田源氏了,博士。我获得了新生。”
在安吉拉收到的上一封信中,源氏这样写道。
他确实改变了许多。比起刚被改造后的敏感与戾气满满,现在的源氏让安吉拉感到莫名的安定。
每当她做完手术、精疲力尽的时候,她经常会拿出源氏的信,借着灯光再读一遍。
这会给她带来许多温暖,并且让她回忆起守望先锋还在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愉快而友爱的。
有时候她的同事会调侃她:什么年代了还在用书信这种原始的通讯方式交流。实际上,某些时候,她的确认为书信真是太麻烦了,以至于他们之间的通信频率几乎是两三个月一封。
但安吉拉依然不愿意去改变这种方式。羽毛笔蘸着墨水划过羊皮纸,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写信人当时下笔的力道、从而感受到他真实的心情。这比冷冰冰的电子邮件要有人情味多了。
现在是12月24日,从他们通信以来,源氏总会写一封能在平安夜准时到达安吉拉手中的信。
安吉拉并不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但一旦一件事持续了很多年,就会变成一种常态。无论是在瑞士的家中、还是在纷争的战地,在檞寄生下拆开来自尼泊尔的信早已变成了安吉拉·齐格勒的平安夜必不可缺的环节。
而对待平安夜的信,源氏的态度似乎也与平时截然不同。他会写上更多的话、比平时多两三页,如流水一般缓缓地叙述这一年来在他身上发生过的最美好的事。有时他会一改平日那东方特有的含蓄,直截了当地表达他对她的思念。
“……我比往日要更加思念你,齐格勒博士。”
去年的信里,他直接这么写道,但句号后的下一句就如同急转弯一般回到了原本的话题上,仿佛这一句话只是可有可无的插曲似的。
安吉拉并不古板严肃,也不保守。她嗅到了一丝罗曼蒂克的气息,这让她感到很美妙,但她始终觉得保持现在的状态就是最好的。
……
“齐格勒博士,有你的信!”
她所在的区域,正处于一天之中最美的黄昏之时。当拿着信的护士卡莱尔女士从帐篷外走进来时,暮光顺着她打开的缝隙流了进来,将帐篷内的一切染上了霞色。
安吉拉随即放下了手中的书,从卡莱尔女士手中接过那封相当厚重的信,她从那昏黄的羊皮纸上闻到了淡淡的檀香味。
“谢谢你,佩妮。”她微笑着道谢,只见笑容可掬的同事略显促狭地看着她。
“尼泊尔对吧!哈!真是美妙!”这位丰满的女士用带有法国口音的英语说道,冲她挤了挤眼睛,“享受你的美好时光吧,圣诞快乐!安吉拉!”
“圣诞快乐,亲爱的。”安吉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手上拆信的动作未见停下。
她并不否认,从清晨醒来后开始,对源氏的信的期待一直在她的心底生长着。她对每一种令人愉快的感情都持有肯定的态度,所以她不介意表达出她的喜悦。
信封很快就拆开了,安吉拉抽出那厚厚的一沓信纸,随着她的动作,一个夹在信纸里的东西掉到了地上。
“……?”
安吉拉挑了挑眉,弯下腰拾起了它。
羽毛笔……
这支显然被它的主人爱护得很好的笔应该是由某种美丽的鸟类的羽毛制成的,那洁白无瑕的羽片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芒、既像雪花、又像月光。
“……源氏。”
安吉拉的手指拂过羽毛柔软的边缘,低声喃喃出来信者的名字。
她那双蔚蓝如海的眼睛此时看起来深邃无比。她感到了来自心脏瞬间的悸动,虽然短暂,但那种感觉却一直留在她的指尖。
“……圣诞快乐。”



2
亲爱的齐格勒博士:
见信如晤。
想必你收到这封信时已经是平安夜了,圣诞快乐,希望你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圣诞。
我下笔时,香巴里寺庙正下着大雪。无论是街道、房屋还是山峦,全都被厚重的积雪覆盖,从我的屋子眺望远方,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无尽的洁白。
此时我不得不感谢你将我改造成了半机械人,否则我将无法如此深切地沉浸在美丽的雪景之中。因为当我还在日本时,我相当畏寒——这就意味着,每当冬季来临,我都会尽量躲在温暖的地方,所以从未真正欣赏过雪后的城市。
衷心希望你所在的地方也能下一场大雪,即使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甚至不在同一个时间里,我们仍然可以共同欣赏同样美妙的雪景。
但假如下雪了,请一定要注意保暖,你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感谢我的师父,今年又是平静而充实的一年。通过不断的修行,我感到自己的心灵越来越完整起来。
这一年里,我一直在回顾我以往的人生中发生过的一切。
相信你一定记得我被改造之后那种极度糟糕的自暴自弃的状态,现在看来,那不仅太过消极、也给你带来了太多的麻烦。因此,我对你始终抱有深深的歉疚与感激之情。
但不仅限于此,每当我回想起那段时光,你温暖而安静的笑容、你舒缓而悦耳的声音、你柔软而有力的手,在我的脑海中从未消散。
实际上,那对你的歉疚与感激,在我心中远比不上对你的钦慕。齐格勒博士,我必须承认,你是我一生所见之人中最令我向往的。
我钦慕你的包容、钦慕你的怜悯之心、钦慕你的智慧、钦慕你的一切。这并非恭维,而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在下笔之前,我一直在思忖如此直白地诉说我心里的想法是否会让你感到不适,但想要让你知道的心情胜过了一切。是的,我想要让你知道我真正的想法,如果我冒犯了你,请原谅我!博士!你知道这并非我的本意!
回到我的变化上,我需要再次感谢我的师父。在今年年初时,实际上我陷入了对我的兄长与我之间的纠葛的思考之中。
起初我仍像当时一样,认为是岛田家这个庞大的帝国所带来的权力使得半藏做出了“弑杀手足”的决定,毕竟在面对如此大的诱惑时,保持本心显得那么艰难。我依旧怨恨半藏,他背叛了我们的血缘、也背叛了我们之间深厚的感情。
在我即将被这种怨恨所束缚时,我的师父及时疏导了我。
他透彻地理解半藏的所作所为的根源,并温和地告诉了我——就像你当时做的一样,但显然现在的我比当时更冷静也更善于思考。
我明白半藏之所以选择杀死我、杀死他的兄弟,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岛田家主、还因为我选择逃避了与他共同肩负家族的重任这个未来。
这份罪孽应该归结于我们两人。
从我出生到被他手刃,我在家族里始终扮演着叛经离道者的角色,我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挥霍着家族带给我的奢靡的生活,却始终不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半藏一直寄予我深厚的希望,但我却一直在让他不断地失望。我相信这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心中积攒已久。
如果我是他的话,在面对父亲去世、家族一片混乱、权力交接未完成、希望自己的兄弟能够与自己共同面对一切却遭到无礼的拒绝这种情况时,心中愤怒与痛苦绝对是无法控制的。
这么看来,他选择杀死我实际上是一种极端而又合理的选择。
但我依旧难以原谅半藏。
……
很抱歉我说了这么一堆相当负面的东西,原谅我。我想对你倾诉一切,并且我渴望得到你的肯定,博士。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正确——我是否要原谅半藏!还是……


我觉得我谈了太多了自己了,抱歉。
……尽管香巴里寺庙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但事实上、它并没有【那么】的与世隔绝。在我写这封信的前一天,我听说你去了北非,这让我很担心你的安全,据我所知,那里仍有不少极其危险的智械。
请不要反感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战地医生的确是一项极其伟大的工作——你在救死扶伤、你在尽你所能带来和平,就像你当年对我做的那样,但是,博士,你必须要更认真地考虑你的安全!你受到的任何伤害对于【我(源氏划掉了这个单词)】世界而言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博士!你远比你想象中要重要得多得多。
如果你在接到这封信时,已经回到了瑞士、或是其他和平的地方,我将会感到无比的快乐。
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齐格勒博士。


请原谅我只能写这么多,我认为我还需要更多的修行,而时间永远只有那么多——为了能让你在平安夜收到这封信,我只能写到这里了。
依旧非常想念你,希望在我能够外出修行的时候,可以与你见面!
再一次,圣诞快乐!


又及:我附上了我的羽毛笔,这是一份小小的圣诞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你忠实的,
岛田源氏
12月3日



3
今天是平安夜。
12月24日这个日子对于曾经的岛田源氏而言,只不过是个尽情玩乐的绝妙借口,除了能在这一天玩得天翻地覆之外、它没有太多其他的意义。但对于现在的岛田源氏,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尼泊尔不过圣诞,香巴里寺庙更不可能会庆祝这个来自西方的基督教节日。但禅雅塔很贴心地在墙上挂了几个冬青花环,怎么说也给神圣宁静的寺庙增添了一点愉快的烟火气。
源氏记得在他写给安吉拉·齐格勒的平安夜的信中提到了当时下的大雪。而现在大雪时隔三周又降临了,不过他不知道安吉拉所在的地方是否如他盼望的那样、也下起了雪。
禅雅塔告诉他今天可以稍作休息——他始终认为源氏对自己的要求太过严苛、而每次他让他稍缓一下的时候源氏总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他。今天是平安夜,无论如何,源氏终于失去了拒绝休息的理由。
更何况这个时候,他也不如往日那样心如止水。
“齐格勒博士一定收到了你的信,源氏。”
师徒二人走在雪地里,禅雅塔双手合十,闭着眼,缓缓说道。
“希望如此。”源氏轻轻叹了口气,“我听说她还在北非。”
他伤痕累累的面容裸露在空气中,看起来异常狰狞,但他眉眼间平静温和的神态却抚平了外表带来的令人惊惧的感觉。
显而易见,他在担心着安吉拉·齐格勒博士的安全。
禅雅塔理解自己的弟子对那位名声斐然的医生所怀有的感情——虽然它会带来许多额外的情绪,但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爱。
源氏正因为心怀着爱才能如此迅速地悟到他想要教授他的东西。
“她会没事的。”
正在禅雅塔想要开口时,源氏自己先说道。这有些像自我安慰,但一旦有了心理暗示,他心里那些不安的情绪就会慢慢缓解下来。
“安吉拉·齐格勒博士是一位很强大的女性。”禅雅塔静静地说道,“我相信她能克服一切。”
“是的。”源氏微微颔首,嘴角无意识地上扬了些许。他想起了过去安吉拉在面对那些极其严重的病患时坚定而又抚慰人心的笑容,这点亮了一些他的情绪。
“齐格勒博士确实很强大……尤其她的内心……”他喃喃道,但下一秒就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与自己的师父对话,这使得他的脸烫了烫,“抱歉,师父。”
“你何不再写一封信给她呢,源氏。”禅雅塔轻笑一声,说道。
源氏愣了一下,倏地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说的对,师父。”他笑了起来,“下一年的第一封信。”
“去吧,源氏。”禅雅塔闭上了眼,身旁的念珠开始旋转起来。
听见此言,源氏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向禅雅塔行了一个礼,下一秒就像一道急速的影子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他很急切——毕竟他唯一能够稍微流露出某些情绪的时候,也只有在写给安吉拉·齐格勒的信时。而他现在有些难以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感情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忍者,源氏的行动一直都是极为迅速并且高效的。
不过瞬息间,他就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了。
在桌上拿到信纸与笔之后,他没有留在温暖的屋内,而是坐到了屋外。
源氏靠着墙,冒着鹅毛大雪,面带笑意地在淡黄色的羊皮纸的顶端写下那一串他了熟于心的名字——
亲爱的,安吉拉·齐格勒博士。
“圣诞快乐……”
“博士。”
新年快乐,可能当你收到信时,新年业已过了许久了。但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新年快乐。
“而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想念你。”
“圣诞快乐。”
源氏呼出了一阵白雾,看着信纸的眉眼温柔了下来。

“亲爱的……安吉拉。”


-TBC




评论(3)

热度(86)